【征集令】#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系列# 等你报名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有怎样的留学辛酸故事,或国内亲友对你的常见误解,要讲给世界听呢?

邮件你的经历故事梗概至studyabroadfilm@gmail.com并注明“一分钟视频故事分享”,我们乐意出机拍摄,听你讲述你的留学故事!

实际拍摄采用半记录+采访方式,实际拍摄时间一天,最终剪辑成片一分钟。

我们带着父母的期待和自己的期许离开家,来到另一个国度,一无所有不再是一个概念而是裸露出原貌的现实。虽然我们同样经历着和国内朋友一样要面对的租房、 上学、工作和恋爱,只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所有这些都变得更加艰难。在国内的我们可以把失落的心情甩手扔给父母家人;在辛苦了一周后回到家里吃上一顿老 妈做的热腾腾的饭菜;而在异国的我们,再娇气的孩子也没了耍脾气的资本,没有人为你的心情买单,在这里我们没有选择必须撑起自己的天地。

在异国的我们,迎来了很多很多个人生中的第一次,获得这些第一次的背后是很多次失望和很多次再来。留学的旅途荆棘和荣耀并存,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没有经历过 贫穷和物质上的贫乏,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在平静、沉稳的九十年代里度过自己的童年,父母尽其所能为我们提供最好的生活,当他们把家中唯一的孩子送出国时,他 们惦念和牵挂,使我们学会在生病的时候发微信只打字而不语音或者视频,学会了藏起求职过程中的失望,学会了嘱咐父母注意身体,学会了打理生活中所有细枝末 节和不知所措中的坚强。

不论是开心还是失望,留学旅途中发生的故事对于我们的人生都是弥足珍贵的片段。哪里可以存放这些正在被淡忘的记忆,哪里可以诉说留学旅途上真实的辛酸? 《我们留学生》愿意做你的倾听者,为你用图片或者视频记录下你奋斗旅途上那一抹潸然泪下的插曲。几年后甚至十几年后当你翻开曾经留学路上的时光,也许这段 被分享的记忆会再次打湿你的眼眶。成长是一个慢慢的过程,前一刻的自己还是那个在夏日里趴在窗台看窗外落雨的少年,后一刻的自己已经跑进了此刻的画面, 而此刻的我们不论是心态还是能力早已越过了不再是那个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


报名方式:
邮件你的经历故事梗概至studyabroadfilm@gmail.com并注明“一分钟视频故事分享”,我们乐意出机拍摄,听你讲述你的留学故事!

实际拍摄采用半记录+采访方式,实际拍摄时间一天,最终剪辑成片一分钟。

 

                                                 #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系列#拍摄现场

                                                 #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系列#拍摄现场

                                                #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系列#拍摄现场

                                                #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系列#拍摄现场


第四集 主人公:许星辰,导演:柯人方

第四集 主人公:许星辰,导演:柯人方

第三集 主人公:李晟,导演:杨詠任

第三集 主人公:李晟,导演:杨詠任

第二集 主人公:钟鸣、张砚,导演:李牧青

第二集 主人公:钟鸣、张砚,导演:李牧青

第一集 主人公:蒋玥文,导演:王秋语

第一集 主人公:蒋玥文,导演:王秋语

蜂巢聚创全球企业家创业研习营IV 开营啦!

 

关于蜂巢聚创

蜂巢聚创是致力于培养创业领袖、扶持新创公司的创业服务平台。
蜂巢聚创将整合各方资源成为年轻人创业的大本营、专家教授和专业人士智力资源的转化器、新潮科技企业的孵化器、创新企业成长的助推器,以及中美教育科技文化交流合作的大平台。

8月22日纽约第四期创业营

继纽约前三期创业营圆满成功后,蜂巢聚创将于822日推出纽约四期创业营。
带项目来现场present及接受点!将评选优进一步扶持

Time: 8/22/2015 9:30am-21:30pm

时间:2015年8月22日 9:30am-21:30pm

Location: 32 Broadway, Suite 1701, New York, NY 10004

地点:32 Broadway, Suite 1701, New York, NY 10004 (华尔牛旁)

本研习营晚餐由著名连锁餐饮企业99火锅倾情赞助,衷心感谢99火锅一直以来对蜂巢全球企业家研习营的大力支持!

丰富精彩的课程

优秀的导师们将为学员带来丰富精彩的课程:

  • 定位、品牌和市场营销
  • 创业财务与税务筹划
  • 技术创新能力
  • 创业的法律事务
  • 如何获得投资

研习营课程安排:

强大的导师阵容

  • 特约嘉宾导师

   林里举(Peter Lin):纽约99号餐厅举办人,美国香港旅美华人总商会董事。

   马江水:创业学博士,品牌经理

   李亚橫:90后,连续创业者,横越生活服务创始人

   金路德(Ruth Jin):美国金路德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及合伙人

  • 创业导师

    周谷声:蜂巢聚创总裁,资深企业家,已先后在美国和中国创办多家企业

   黄河:纽约YESHIVA大学商学院教授,创业导师

   姜岩松:行销传播博士,美国顶级银行数据专家,创业导师
   李岳:牧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资深公司法律专家,创业导师

于8/18号前报名 提前预定价:49.99美元(包含中餐及晚餐)
8/18号后原价:99.99美元
(“Small Class, one to one conversation”)

创业营
是一个最靠创业习营
立足纽约,放眼中美
分享成功,探
讨发
培养
袖,扶持
同舟共
,共未来

蜂巢聚创创业营纽约再次开啦!
有疑
问请联箱:ibeehub@gmail.com 微信:caikailun/mr_tag
电话:(212)509-2001 (留言必复)
:www.ibeehub.com

个激情燃月,造一属于自己的事,才算得上无愧于青春和代。
只要你相信自己,只要你
创业的梦想和激情,我愿意全心全意你服
参加蜂巢聚
全球企创业习营大的梦想在里振翅高

报名链接:https://www.eventbrite.com/e/iv-tickets-18023188843

STUDY ABROAD Interns Wanted | 实习生招募

interns wanted! Internship Opportunities With Study Abroad Film

微电影《我们留学生》团队招募实习生啦!

Introduction

Based on the true story of Chinese students in US, STUDY ABROAD is a series of shorts to correct the untrue stereotypes towards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e hope all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uld be encouraged by this series.

The two shorts of STUDY ABROAD series, Study Abroad and Study Abroad 2: The Daydreaming Bunny have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more than 50 major media outlets including NBC NEWS, China Daily, CCTV and Sinovision. The topic of the films has received more than 3 million mentions on social media.

Recently, STUDY ABROAD team is planning for the screenings of Study Abroad 2, and we have transformed these short films into an online platform for all international students to participate and raise their own voices via Instagram photo sharing campaign and One-Minute Story video sharing campaign.

We are looking for interns who want to help us spread the words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You don’t need to work in office, just work from home for 10-15 hours per week (flexible based on your own schedule), and participate in conference calls or in-person meetings every couple of weeks.

关于《我们留学生》

《我们留学生》(官方网站:www.studyabroadfilm.com)是基于中国留学生在美生活的真实故事而改编的系列微电影,旨在呈现一个全面、客观的真实留学生群体状态,打破“这一代留学生都是富二代、官二代”的不实刻板印象。希望所有奋斗在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们能从影片中找到共鸣,收获执着坚持的力量。

团队的两部微电影《我们留学生》以及《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在上映以后,均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并引发了巨大的媒体反响。NBC NEWS、《China Daily》、CCTV、美国中文电视、人民网、中新网等50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微博话题#我们留学生#也远超过300万次的阅读量。

目前,《我们留学生》团队正在筹划续集的展映,并通过官方Instagram收集分享留学生的一句话图片故事、拍摄“一分钟留学故事分享“视频采访系列等其他多种形式,《我们留学生》已经成为了广大留学生相互支持和鼓励、讲述自己故事的在线分享平台。

我们诚邀同为留学生的你加入《我们留学生》团队,让更多的人听到留学生的心声。你无需每日办公室上班,只需10-15小时业余时间,偶尔电话会议+见面,就可以加入我们的团队!

【实习生特别福利】:从本周开始,我每周将定期举办电读书会,一同影,与演、主演、配乐师讨论础电影理;另外我也会不定期的开Marketing Workshop。如果你喜欢电影,喜Marketing ,期待实际经验,《我留学生》团队期待你的加入。

Position

Social Media Intern (Unpaid): 1-2

Responsibilities:

1. Maintaining the social media accounts for Study Abroad Film (primarily Instagram), including content development, day-to-day management, etc.

2. Drafting and writing website blogs and other materials for promotional purposes and onsite publishing

3. Brainstorming for social media campaign ideas and other marketing strategies

关于职位

新媒体编辑实习生:1-2名

我们需要你

1、负责团队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为主)的素材收集、编辑及内容规划

2、负责网站Blog及其它品牌推广文案的撰写

3、参与团队会议,头脑风暴社交媒体营销策略

Qualifications:

1.Live in New York, love the intention of the film and the production team

2.Excellent verbal and written communication skills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3.Social media enthusiast (Instagram management experience is a plus)

4.Basic Knowledge of PS or AI is a plus

5. Detail-oriented, high execution level, with some experience

6. Eager to learn and improve yourself

我们希望你:

1、身在纽约,热爱这部电影及团队的初衷

2、具有良好的中英文写作能力

3、对社交媒体感兴趣,关注社交媒体活动及动态,有一定Instagram运营经验者优先考虑

4、懂得PS,AI等做图软件加分

5、注重细节、执行力强、专业可靠

6、热爱学习和自我提升,能够和我们一起不断打造自己的能力

Benefits:

1. Hands-on experience writing for the web and helping to manage different aspects of our social media accounts, and will garner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branding and digital marketing in the process

2. Project experience of film production, marketing and distribution

3. Plenty of scope where creativity is concerned

4. Workshop opportunities on topics of marketing and filmmaking

5. Working with passionate and motivated dreamers towards the common goal

你将会得到:

1、独特的社交媒体运营锻炼机会,与专业的影片制作宣发团队一起参与品牌推广过程

2、亲自参与影片筹备制作、发行推广的整个项目实践机会

3、充分的授权,给你足够的发挥创造力的空间

4、内部培训学习机会:对市场营销和电影制作等进行手把手的培训,如每周一次的电影小课堂及不定期的Marketing Workshop

5、与一帮有激情有梦想有行动的追梦人一起努力奋进

To Apply:

If you are interested, please submit your resume and cover letter to studyabroadfilm@gmail.com with the subject line “Social Media Intern”.

申请方式:

请将简历及Cover Letter发送至studyabroadfilm@gmail.com,邮件标题请注明”Social Media Intern”. 若有其他相关work sample,欢迎一并发送。《我们留学生》期待你的加入!

 

Study Abroad 2 Released Online | 《我们留学生2》全网上线

2015年8月8日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YouTube、优酷全网上线

纽约曼哈顿 -2015年8月8日,以艺术留学生的追梦故事为切入点,反映留学生真实生活的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在其YouTube、优酷官方视频频道正式上线。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英文名称:Study Abroad 2The Daydreaming Bunny)讲述了天真浪漫的留美艺术生小彤在纽约追寻版画梦想的故事。她不畏惧古板传统的家人反对,坚持挣得毕业展经费,因此努力赚稿费、辛苦在街头卖画,希望在五光十色的纽约,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并期待在地球另一边的妈妈能够看见。

制作团队的上一部微电影《我们留学生》曾掀起了中美留学生的广泛热议,并获得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成为了一个有300多万网络浏览量的新闻热点话题。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Qubit Ocean Fund, Inc投资,吴守常联合出品,康比特CPT赞助,原主创团队带领全专业制作团队制作完成,并且延续了上一部的制作初衷,即通过讲述真实的留学故事,引起留学生们的共鸣,让国内的亲友真正全面正确的了解留学生群体。

制片人姜滢表示,“希望所有奋斗在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们能从影片中找到共鸣,收获执着坚持的力量;也希望国内的朋友们能理解留学生们放弃国内安逸的生活,漂洋过海追寻梦想的心境,给留学生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2015731日举行的首映式上,《我们留学生2》导演杨詠任、制片人姜滢、续集主演刘艺、许佳倩、摄影指导余达龙、副导演叶凌卉、动画师王珮蓉以及配乐师刘冬与到场的两百多名留学生及在美华人分享了拍摄制作的幕后故事和身在异乡奋斗的酸甜苦辣。观众纷纷表示,制作团队通过更专业的水平、更高的品质呈现了一个更加完整、更加打动人心的留学故事。有观众提到,作为家长,她也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了中国留学生对梦想所付出的努力与坚定 DramaFever联合创始人、纽约资深制片人David Hou更是对本片给予了极大的肯定,“我不仅看到了《我们留学生》制作团队在此次续集制作品质上的提升,更看到了纽约华人电影人的成长。过去十多年的奋斗经历告诉我,他们以后的作品会更加出色。”

2015年7月31日纽约首映现场

2015年731日纽约首映现场

影片选取了不多见的版画专业,细致刻画了这些艺术生实际生活中遇到的种种片段。导演杨詠任表示,“我想通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每天都会上演的故事,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找寻到共鸣;让大家能够一窥学艺术的人的心境,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据了解,《我们留学生》第一部也由导演杨詠任执导,该片自2014125日在纽约首映后,迅速获得了媒体广泛关注,NBC NewsCCTV中新网美国中文电视等等均对导演杨詠任进行专访。除了这一系列作品,其执导的恐怖惊悚短片《甜蜜的十六岁》(英文原名: Sweet Sixteen)曾荣获冬季电影节最佳惊悚短片并被费城亚裔美国电影节洛杉矶惊悚电影节纽约新影人电影节等列为官方展映影片;其担任摄影指导的短片《我的头发并非黑色》(英文原名:My Hair Is Not Black)在纽约亚洲电影节举办的72小时电影竞赛中获得“最佳原创”奖。

导演杨詠任

导演杨詠任

本次续集的主角刘艺,硕士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因热爱表演,她放弃了去交大读博士的机会,也辞去了国际公关公司的工作,来到NYFA学习表演。其代表作微电影《小白鲸》(Swim With Me)曾于陕西卫视播放,同时也是中国国际微电影节的参赛作品。由她主演的其他作品包括由西班牙知名导演阿旦 · 阿里阿伽执导的短片电影《行走》(The Walker),话剧《墨菲定律》(Murphy’s Law: Group Therapy Gone Wild),纪录片《等待冬天》(Winter Chronicle)、《woman我们》等。本次接拍《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也是深被剧本感动,同为艺术留学生的她表示故事很多场景她都经历过,可谓感同身受。在国外学习艺术,除了面对一般留学生可能遇到语言文化障碍之外,还可能会有家人的不支持。刘艺提及到,最后一场戏,小彤成功的举办了自己的展览,妈妈淡淡的一句台词“能养活自己也不容易了”竟让自己潸然泪下,因为自己作为艺术生,和父母沟通时也常常发生类似情景。

主演刘艺

主演刘艺

影片88日网络上线以后,观众将在《我们留学生》官方YouTube、优酷视频频道看到正片。据悉,制作团队正在筹备下一部续集的剧本完善工作,并有意将《我们留学生》这一平台继续发展下去,甚至开拓更多栏目。其制片人姜滢表示,目前开放接受各投资方赞助方的咨询。

《我们留学生》官方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StudyAbroadfilm

《我们留学生》官方优酷频道:http://i.youku.com/studyabroadfilm

《我们留学生2》今日上线,导演答观众提问萌你一脸血

导演杨咏任讲述幕后不为人知的逗比故事

话说,在7月31日那个月黑风高的周五晚上,一段略有黑色意味的剪纸动画拉开了兔子追梦的故事。可是啊可是,影片好短啊没看够啊而且Q&A环节,时间也太短,一箩筐的问题没处问。比如:为什么追梦的某动物是兔子啊?小彤真是她妈妈亲生的么?

于是乎,在影片全网上线的今天,我们贴心的抓来了导演杨任,大家有什么问题都砸过来吧!

  • 【友情提示】 本文含剧透,建议先移步《我们留学生》YouTube、优酷官方频道观看正片。

点此播放《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YouTube版

 

1、为什么兔妈妈讲的故事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杨咏任:好眼力!因为卖火柴的小女孩,点亮火柴,看到内心的梦想,小彤也做梦,去看自己的梦想,我觉得有相似的地方,另外两个角色都需要钱,而且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最后到西天见奶奶,我们的主角在西方见妈妈,每个细节都与故事环环相扣呢。

2、拿萝卜当手机,好可爱啊!可是小兔子为什么是在草丛里打电话的呢? 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 而且水还能淹起来?

杨咏任:因为丛林代表着纽约,是能让小兔子自由奔跑发挥的地方,却又不时地在暗处藏着危险。至于为什么水能淹的起来,想想妈妈平时唠叨的感觉,淹过草丛有什么问题?淹一整片森林都毫无疑问了! 你说是吧?

 

3、虽然这是个励志的故事,但是还是有好多好笑的画面啊,比如芊芊录视频的时候画拿反了,还有卖画70刀那里。这些笑点是故意加的么? 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呢?

杨咏任:其实芊芊把画拿反,是现场拍摄时,演员真的拿反了,七十刀也不是刻意的笑点……是芊芊她想要忽悠游客,跟他们说这是一般行情价,才会说便宜。事实上经过调查,一幅版画真的需要这种价钱的。我刻意把芊芊塑造成这种个性,主要是芊芊与小彤是典型的艺术家个性代表,小彤是孤傲的艺术家,芊芊是外放,染着红头发就是要宣誓与别人不一样,对我来说外显与内显,都是学艺术人的个性。芊芊的笑点不是什么刻意加入,而是我当初在设定个性时,她就是个古灵精怪的艺术学生,在我书写剧本时,有股神秘的力量,让我笔下的芊芊自然而然搞笑起来了,所以我们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

4、电影好短啊,完全没看够啊。如果可以拍长一点,你会在哪些部分多拍点儿?

杨咏任:很多呀,这部片里面有很多故事线,小彤与老板娘的感情,或教授如何帮助小彤,但如果整部片是个九十分钟的电影,我会拓展母亲的视角,把母亲角色塑造得更加立体,有很多发展的可能性,尤其小彤如何开始募款、卖画遇到什么奇葩的客人,都是我想写的内容,或是小彤如何协助警方破案,找到偷画凶手,甚至揭发一个骇人听闻的谋杀案....恩,最后一点别当真。

 

5、我非常疑惑,为什么小彤吃完能量棒还是很饿的样子?

杨咏任:其实她是肚子痛,跟我一样有胃病,她饿到肚子痛了! 胃溃疡吃东西是不会马上止痛的哟,我年轻的时候被胃病给困扰,我是把人生经验融入到剧本内,提供医学小常识给大家,如果吃了会不痛,是十二指肠溃疡,但不管怎样,胃病要去看医生喔~

不过这段主要要表达的是小彤被抢的失落,即使芊芊搞笑,她也高兴不起来,这才是这场戏的重点。

6、有没有哪些拍了的镜头,但是最后没有用,被剪掉了的?

杨咏任:基本上我在拍摄前都会画分镜表,因为我不是个没有规划的导演,我拍摄的内容全都被放到了影片里面,除了...我拍了动画兔子最后淹在水中溺毙的画面,但由于太过惊悚,最后拿掉了.... 如果这你也信,我也服了你,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会希望拍摄更多纽约地标与空镜头,能够让影片的纽约氛围更加浓厚一些。

【既然说到了分镜表,不揭秘一下实在说不过去啊!】


7、为什么那么偏心摄影师Gordon,其他BTS都是两个人合在一起的,就他的是专属的,还那么长?

杨咏任:因为摄影师是全剧组公认最帅的.... 其实是因为技术上有很多有趣的小故事,希望跟大家分享,因此他就代替所有技术人员,讲述了所有拍摄上的有趣内容。当然我也怕我自己太帅会抢镜,所以就让摄影师来多与观众交流。

8、感觉小彤妈妈的角色不合理啊!小彤真是她妈妈亲生的么? 女儿都这么请她过来了,而且还是毕业展,她还不来,我觉得不是亲生的… 

任:这不是我要开玩笑,我在身边做电话访问时,有好多家人都因为现实的因素,不来参加子女的毕业典礼,包含我个人,我的父母也因为省机票钱,而.... 没有...来美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呢.... 恩...我要缓一缓...也许...(播电话中)“喂~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制片人举手乱入】

姜滢:制片人也有同样血淋淋的经验,我妈妈工作太忙觉得不值得请假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还跟她说我获学生领导力奖一年度就一个校长亲自颁发,她都不来)真是的。 。 。我也要缓一缓。 。 。 (电话中: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9、街头卖画那个场景,芊芊戴了个兔耳朵,她为什么要戴兔耳朵啊?我记得小彤在剧中也问了她来着,我以为后面会解释,但是并没有,好好奇哦。

杨咏任:因为芊芊知道小彤的画作是以兔子做代表,而芊芊为了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带了兔耳朵来招揽生意。

10、导演,我想看你拍恐怖片啦!!!什么时候拍啊?

任:拍! 我从去年一直提案要拍摄留学生灵异特辑,一直被制片人退稿,希望一人一封信,联署姜制片拍摄灵异特辑企划案~~这样才能表现纽约的多元文化~大家说是不是?

恐怖片爱好者乱入:是!!! 求姜制片拍灵异系列!

姜制片乱入:导演这个问题真的不是你买通大家来威胁我的吗?

 

 

看过这些回答,有没有觉得杨导其实是段子手啊? 另外今天(2015年8月8日),《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已经全网上线啦!错过首映的小伙伴们,赶快到《我们留学生》YouTube及优酷官方频道观看吧。看过之后,还有什么疑问,欢迎大家踊跃提问,杨导随时为你解答! (导演:? 我有讲过这话吗??)

 

点此播放《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YouTube版

《我们留学生》YouTube官方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StudyAbroadfilm

《我们留学生》优酷官方频道http://i.youku.com/studyabroadfilm

你所不知道的《我们留学生2》

导演杨咏任揭秘创作玄机

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7月31日晚在纽约举行了首映式。全专业的主创团队果然没有让观众失望。许多看过第一部电影的观众,在看到续集第一个画面时就连连感叹:好专业! 而剧中版画艺术生小彤的故事,虽然简单,但真实而贴近生活的剧情,让许多到场的留学生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即使很多同学并不是艺术生。

其实,从剧情到画面到配乐再到动画,短短二十多分钟的影片,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在此导演杨詠任也揭秘了《我们留学生2》在创作拍摄以及后期制作时的幕后故事。

  • 【友情提示】 本文含剧透,建议先移步《我们留学生》YouTube、优酷官方频道观看正片。

点此播放《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YouTube版

 

1、这次的故事设定以兔子贯穿始终,请问为什么选择兔子?它代表了什么意象?

杨咏任:兔子对我来说是最适合诠释主角小彤的角色,因为兔子白白净净代表她内心的纯真,蹦蹦跳跳的追逐自己的梦想,兔子跑不快,步伐又可爱,在梦想的道路上起起伏伏。老实说我也想不到能用其他什么动物来象征主角? 猴子、老虎、山羊? 感觉都不适合传达梦幻童真的主旨,因此我决定用兔子作为主角的意象。

 

2、有关动画部分的sound design非常有趣,其中兔妈妈的讲话处理尤为有趣。当初为何这样设计呢?

杨咏任:原本就是打算用听不清楚模糊的声音,作为兔妈妈讲话的设定。我觉得动画是非常写意的,不需要把内容讲得太白,讲得太白,就没有动画的趣味,尤其是这次的动画又是表现梦境,象征大于把故事描述清楚。在后期的时候,我和混音师也配得很起劲,混音师把兔子加入了可爱的跳声,与眨眼之类的音效,是我之前没有想过的。整部动画朝向了卡通风格发展,因此他在音效库里挑出这个兔妈妈的声音,让我觉得好像小时候看史努比里大人的配音。史努比是个讲小朋友之间的故事,因此他们故意把大人的声音做得模糊不清,呈现了完全的小朋友观点,这也把兔妈妈与小兔子的距离感给拉了开来,好像两个说话在不同频率,而加上回音或是有点惊悚的效果,也是基于这些梦境,还是偏于噩梦,因次在卡通基调上,加入了黑色元素,因此兔妈妈说话声音,只有在第一和第二个动画出现,结局的大和解,就没有出现这种比较有隔阂与黑色的说话配音处理。

3、本次的故事非常新颖的设计了动画实拍穿插的讲述方式,请问当初如何想到这样的处理方式呢?实拍和动画之间的转场设计又是如何计划的? 可以具体讲述一下吗?

杨咏任:当初设定是女主角作画的灵感,都是来自于晚上睡觉做梦,醒来之后把梦境画出来,梦是潜意识地呈现,也最能真诚的表现自己的焦虑、顾忌、或是感受,既纯粹、神秘又浪漫。而女主角是版画艺术生,呈现梦境我觉得二维动画,最能够把印刷版画,这种艺术形式呈现出来,我在跟动画师讨论时,也有讨论如何把动画与现实场景做连接。

在加床铺变长的特效时,为了填补环境空白,动画师想出了旋转的云彩,我觉得有种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因此把它拿来当做转入第一场的特效。

第二场动画进场主要是跟故事的情绪,而结束时的淹水,淡入了主角的画作,那张画是小兔子的心被打开,有另一只小小兔子在心中跳舞,有点悲伤的版画作品,跟动画悲伤的情绪做结合。

最后一场的大结局,把女主角的开心的特写,与奔驰的兔脚拉到小兔子特写,是把兴奋回到妈妈的心情做连结,也是把女主角特写与小兔子特写做个对应,试想如果女主角特写,加上小兔子的全景,力道就不如接特写强悍,因为这几个原因,作为动画与实拍的转场处理。

4、这次的人物设定也很跳脱常规,没有男主角,而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女生作为主角。请问为何这样设定呢?

杨咏任:我当初就想写一个全是女生的故事,因为这样焦点比较纯粹,我不希望加入男生,有感情、或是男生解救女生之类的可能性,来转移故事焦点,尤其浓浓的女生友谊,童话、浪漫配合起来,我觉得会更有味道,尤其最后也都是女生解救女生,让追梦的主旨更加单纯,因此我大部份都还是以母女、闺蜜、女老板支持来作为大部分故事主线,曾经有一度也要把版画老师改成是女生,但由于平衡故事,最后还是决定找男老师。

 

5、本次剧中的配乐,使用了电子音乐、钢琴、铃铛、弦乐等等,请问选用这些乐器有什么设计的特别之处吗?

杨咏任:这次主要风格是希望有流行音乐与都市感,因为我觉得在五光十色的纽约,应该有当代流行乐和电子感,所以在女主角找画廊的时候是采取这种电子乐风,配乐师在讨论时觉得应该把纽约爵士音乐放入元素之一,因为第一集的时候,是以爵士音乐开场,我觉得也是很有趣的尝试,因次片尾和主题出现时,有爵士与华尔兹的感觉,在动画处理用了笛子与风铃,笛子把童话小兔子鲜活的活力呈现出来,而铃铛把梦境感表现出来,也很得宜,我在另一个作品,《甜蜜的十六岁》,也是用铃铛把梦境感带出,还有一点卡通对点的配乐风格,尤其在吃能量棒那段,运用了这种技法,有种俏皮的感觉,提点出芊芊的个性。这次配乐师刘冬是个很多才的创作家,在一部影片里面,加入非常多的风格。当初我担心会因为风格太多不连贯,但没想到却浑然天成,也是我觉得很骄傲的一件事。

6、你印象中本次拍摄最难的一颗镜头是什么?主要来自于技术方面还是导戏方面?

杨咏任:最难拍的是在艺廊的全景。因为有许多人员走位与调度,我们拍摄到第十颗,才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有时候演员走的时间点不对,或是临时演员靠得不够近或远,导致构图不好看,或是演员走过镜头时,因为下方有让摄影机移动的轨道,因此演员走得不够自然,种种的种种,让这个镜头难度特别的高。这个镜头是场面调度与技术人员要完美配合的一个镜头,因此我们在拍摄上,相对来讲也花费很多时间,更不用说因为是广角镜头,美术要把所有的艺廊布置好,这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美术布置上。

 

今天,《追梦的兔子》在《我们留学生》YouTube和优酷官方频道上线了,错过首映的小伙伴可以在网上看到正片啦!

点此播放《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YouTube版

【专访】从画面里“看”到旋律,为电影加上新的维度 | 配乐师刘冬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配乐师专访

刘冬,纽约大学电影作曲专业毕业,是一名专业作曲、编曲及音乐监制,专业知识涵盖音乐合成、管弦乐编曲和声音工程等。曾在10余部电影中担任配乐。其中电影配乐《F.A.T.E.》获National Commercial Music Festival 金奖,动画配乐《Moon》在Symphony Space公开演出。

 最近,他担任了即将首映的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的配乐师。作为电影综合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电影的配乐可以说在突出影片的抒情性、戏剧性和气氛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我们留学生2》这部影片讲述了留美艺术生在纽约追寻梦想的故事。比较特别的是短片采用了动画和影片结合的方式来讲故事。那么这种特殊的形式会在配乐上有什么特别的体现呢?为此,我们采访了配乐师刘冬。有趣的是,当通过制片人姜滢(Cathy)认识他时,Cathy介绍说:“这是我们电影的唧唧唧唧配乐大师。” 与刘冬的对话就从这个有趣的外号开始了。

  • 为什么你会被制片人称作“唧唧唧唧”配乐大师?这其中有什么典故么?

刘冬:哈哈哈,这来源于其中一段配乐背后的小故事。有一次导演杨詠任突然跟我说,你检查一下,有一段Montage的配乐好像有点很细小的、“唧唧唧唧”的杂音。当时我很诧异,因为我做好的每一版音乐,发给导演的时候,不管音乐怎么样,我保证声音肯定是干净的不会有杂音但是杨导说肯定有。

很神奇的是,同样一个文件被杨导听过以后,我再回去听,这个唧唧唧唧的杂音就出现了,到现在都没有想通,也没有找到杂音的来源。 之前我也写过很多作品,这是第一次遇到我check好以后,发出去的音乐竟然有杂音。

最后这一段音乐的名字干脆就叫《唧哩唧哩》了,正好这一段也是表现纽约城市气息、比较动感的一点音乐,所以叫这个名字还挺贴切的。这算是音乐创作过程中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花絮吧。

  • 杨导最初在跟你交流的时候,他希望影片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你又是怎么通过音乐来呈现这种风格的呢

刘冬:第一次见面杨导说这是一部讲述追梦的故事,比较励志,而且会有些童话的感觉。我第一次看粗剪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是,这两个人物刻画很生动。虽然影片还原了艺术留学生面对的困难,但是导演在拍摄的时候,会从人物的一些小的情绪和细节出发,比如两位女主角之间有趣的对话等等。所以我觉得杨导描述的大致方向没错,但是在某些片段,我会增加一点比较活泼生动的元素,使情绪的表达更加饱满。

  • 导演听了之后,对你这种改动是怎么评价的?

刘冬:杨导的评价比较少,一般就是说:恩,我觉得还OK。所以一开始我的压力还挺大的。因为我希望得到的反馈是 这段哪里有问题或者“这段很出色,非常不错。“OK”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刚刚及格。所以我会觉得,这段音乐是不是哪里还有问题,没有达到导演的期望,压力就挺大的。后来发现,杨导大多数情况都说,恩,这音乐OK。这才意识到,在杨导的评价体系里面,OK就是“很不错”,就代表了一种肯定。

  • 那有什么不OK的片段么?

刘冬:就是有一段主题音乐是 我们一直没有定下来的。因为当时我拿到的是粗剪版,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以这个版本为参考来创作,一直没有拿到更新的。所以对于main theme我没 有一个很明确的方向,不知道故事后来还会发生什么。在粗剪版中,我也没有看到一个能够给我灵感的画面或者情节,所以我很犹豫,是给title部分写一段 main theme呢还是给中间的某一段写,一直没有定下来。然后我根据自己的想象,尝试写了一版。杨导说这一版可能太童话或者说有点儿偏马戏团的感 觉,跟导演的预想不一样。因为没有拿到动画部分,这一段就一直悬而未决。

除此以外,其他的音乐片段,不论从方向、风格、乐器运用或者气氛渲染方面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 这次的配乐一共有多少段呢?你运用了哪些不一样的音乐风格?不同的风格会用在哪些场景或者情绪的表达上?

刘冬:9-10段左右吧这 部影片的配乐风格非常多变,有传统的orchestral  music,有pop  electronic以及一些big band jazz 。我想用这些多变的风格来反映影片中纽约这座城市的魅力。在纽约的留学生生活里,可能每天你都会接触到全然不同的人,听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音乐,正因为 如此,我想把这座大都市的这些文化以及艺术特点融入到影片的音乐中。我采用了很多配乐中经常会使用到的主题变奏方法,对同一个音乐主题进行不同风格的编曲和配器处理,这样既加深了观众对音乐主题的印象,同时又不会觉得乏味。

说到这里还想说一下我个人对于杨导的看法。我觉得杨导是个很认真,不是很张扬的人。他对音乐的整体要求是希望温馨一点的,不要太过了。也确实,配乐嘛,音乐不是主导,它是依附于画面的。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一些个别的段落,是可以出彩一点的。不过杨导觉得应该besafe。我觉得他跟我印象中的其他一些纽约的导演不一样。他不张扬,非常的认真严谨,不冒进,很稳重。所以他对音乐的要求也是希望在一定的rule里面,不要太过。

  • 在风格确定之后,具体的旋律的灵感又来源于何处呢?

刘冬:旋律更多的还是一些感觉吧我看到画面以后,大脑收到了画面传达的信息和情绪,会有一个很模糊的旋律出来,然后到键盘上去摸索,把它音符化,确定一下这个旋律对不对。 看影片的次数越多,想法就会越成熟。 所以这是一个信息的传递过程,从画面到眼睛,再到大脑形成basic idea,最后在键盘上表达出来。

  • 你在创作过程中,会先去参考别的配乐么?导演会给你提供一些参考片段么?

刘冬:一般不会去参考。 确实有不少人喜欢在做配乐的时候,找来一些音乐片段作为作曲的参考。但我个人不喜欢这样。我很相信先入为主,就是我在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如果听到了这段音乐,之后再来进行创作的话,那段旋律就永远会在脑子里,反而会限制我的创作。

杨导在音乐上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很多导演很喜欢先给自己影片找temp score,然后会希望配乐师能够按照那些reference走。但杨导没 有给我任何的参考,只是跟我说了一些他对于某些需要音乐的片段的解析,基本上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形容词,比如“紧张悬疑的”,或者“绝望但不悲伤”等等,这 些主观的描述性词语恰恰是我最希望得到的讯息,它们最直接的传达给了我导演的意图,我觉得这是对我在进行配乐创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 你觉得有没有哪一段音乐是你特别满意的?

刘冬:有一段很像动作片的,节奏非常快,突然画面一切,情绪急转直下,这个情绪的转换很快而且对比很明显,对情节的推动也至关重要。我自己写的时候,以为会很难。但出乎意料的是,写得非常顺利,一气呵成。虽然我想呈现好莱坞动作片风格,稍 微玩过了一点,但是修改过后,是杨导第一次说“好”的一段(“好”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真的太不容易了!),史无前例啊,之前都是“OK”。制片 Cathy看的时候,说这一段快看哭了。他们给了我想当高的评价。之前写的时候信心不足,压力超大,他们对这一段的评价让我突然有了信心。现在我再回去 check,也觉得这一段写得挺满意的

  • 你在创作的时候,会按照情节的推进一段段的写,还是会从你最有灵感的开始,跳跃着写?

刘冬:我是从咖啡厅和画廊这两段背景乐开始创作的。因为这两个片段的音乐,只是作为背景,体现故事发生的环境。不需要和剧情或者演员的情绪联动。选择从这两段入手,可以帮助我尽快的进入影片。而需要体现情绪的片段难度会大一些,我也需要反复观看影片,才能把握好情绪。

  • 和导演、制片的讨论过程顺畅么?有没有什么分歧很大的点?

刘冬:讨论的过程还挺顺利的,好像没有出现两次以上的反复修改或者各执一词的争执,基本上是“一条过”。我一般得到的评价都是“太过、太high”。比如ending的部分,因为只是出现credit时候的配乐,和前面的剧情联系不是很大,在加上之前的音乐都是比较温馨抒情缓和的,我就想那最后了,可以玩一下啦,写得有意思一点。不过好像玩得有点儿太high了,杨导还是要求我收一点

  • 你是很早就看到了粗剪版,那你看过之后,对影片有什么感悟么?

刘冬:这部影片给我了很大的触动和共鸣,可贵的是它非常真实的反应了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状态,尤其是艺术生的奋斗之路。我毕业于NYU电影音乐作曲专业,目前的状况其实和影片中的女主角很像,在困难重重的现实中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希望以后的音乐道路上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这部影片还有一个很大的吸引我的特点是它采用了动画和影片结合的方式来讲述故事,这其实给配乐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因为动画的配乐和真实影片的配乐方法完全不 一样,之间的切换也是比较难把握的一个点。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同一部影片里进行动画和真实影片的配乐创作,不过我很享受创作的过程,同时觉得自己完成的还不 错。

【专访】在纽约,实现梦想的方式,不止一种 | 动画师王珮蓉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动画师专访

 王珮蓉, 毕业于CUNY Lehman College,专修3D动画,其作品《Not Much to Say》曾获最佳动画奖。目前在做系列纪录片,关于纽约外来艺术家的双重生活。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讲述了天真浪漫的留美艺术生小彤在纽约追 寻版画梦想的故事。她不畏惧古板与传统的家人的反对,坚持挣得毕业展经费,因此努力赚稿费、辛苦在街头卖画,希望在五光十色的纽约,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并 期待在地球另一边的妈妈能够看见。王珮蓉担任此片动画师,通过动画的形式来呈现女主角小彤的梦境,并且动画中小兔子和兔妈妈的故事与影片中的情节也相呼应。

  • 为什么会决定出国学动画?

王珮蓉:我在大学学习的是平面设计,但其实对自己真正的兴趣并没有很清楚。毕业之后做了一些制作助理和剪接的工作。慢慢发现自己对动画很有热情,所以决定学习3D动画。

至于出国,我的家人其实比较传统,他们只是觉得我出国可以提高英文水平,以后回台湾更好找工作。我自己倒是打了个问号,家人花那么多钱,难道我只是出来学英文么?所以在补习考托福、以及出国之前的那段时间,我和朋友们也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想不出来答案。因为在台湾也没有什么不好,又不是只有在美国才有美国梦,在台湾也可以有梦想啊,那为什么还要出国?当然我最后也没有得出结论,只是想不管怎样,这段经历肯定不会害我。

真正出国以后,发现自己得到的远不止英文,还有很多宝贵的人生经历。自己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会真真实实的面对什么是长大,会尝试去寻找人生的答案,会去思考什么是成功。在经过这一番思考之后,自己的心境会变化,变得更加成熟。以前会觉得,赚很多钱有车有房有名是成功。而现在发现世界很大,完成人生的冒险就好。这种经历和体验才是最宝贵的。

  • 来到纽约之后,你觉得它跟你想象中的一样么?

王珮蓉:其实刚来的时候觉得很失望,以前看美剧Sex and the City 之类的,会觉得纽约好时尚,但是一来就被吓到,纽约怎么这么脏?!再加上我的学校不是像SVA, Parsons这些顶级的学校,会有一些沮丧。所以来这里的第一个学期,除了语言文化上的差异,更多的是自己心理上的调试。我感到很迷茫,不知道出国的意 义。也因为自己的期望和实际看到的不一样,导致情绪很低潮。在那个时期,我自己拍了个小小的纪录片,拿着相机在纽约街头到处拍,去问别人“你为什么来美国?” “你觉得什么是美国梦?”。这算是一个自我反思和探索的过程。

直到有一天,别人问我:“你以为梦想只有在SVA么?” 我突然意识到,对啊,我已经在纽约了,这个城市有太多的可能性,我能吸收东西已经很多了。某种程度上说,美国其实是个“野蛮”的国家,你可以去打破规则, 创造新的属于你自己的规则。而纽约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也有数不尽的机会和舞台,我应该去把握这些机会,而不是一味的沮丧。我后来有去报名SVA 暑期的课程,也算是圆了一个梦吧。

  • 这种心态的转变给你带来了哪些改变?

王珮蓉:现在我会希望能继续留下来打拼。其实我完全可以理解剧中女主角的感受。因为不管去再远的地方,得到再多的掌声,最想要得到的还是家人的认可。他们会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留在美国。其实在这边会有一种闯荡的心理。如果在台湾,我会感到很安全,好像不用做什么也可以。但是在纽约,整个环境会给自己一种刺激,去慢慢历练和开拓自己,挖掘自己的能力。这是我很想留下来打拼的动力。

  • 《我们留学生2》的动画部分与你之前的作品相比,有什么特别的么?

王珮蓉: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用彩色铅笔做手绘的动画。我之前做的在纸上手绘的动画,都是黑白的。这一次新的尝试,感觉效果还不错。

影片中的动画部分是为了呈现女主角的梦境,通过小兔子和兔妈妈的故事呼应片中小彤和妈妈的故事。因为小彤是学习版画的,导演希望动画部分也能表现跟版画类 似的概念和材质,所以这次的动画是先在纸上手绘,包括每一个人物、道具,都是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在纸上画出来,然后扫描进电脑,组合起来,调整动作、色调、 光影等等,排出空间感。通过纸本身凹凸的纹理和质感与版画相呼应。相比之下,直接用电脑作画的话,边缘太干净,而且材质需要借助图层来表现,画面会略显平 实。

  • 制作过程中,难度最大的部分是什么?

王珮蓉:应该是情绪的拿捏。因为兔子本身没有什么表情,它主要是通过耳朵来表达情绪,比如开心的时候,耳朵就会向上“飞”,沮丧的时候,耳朵会下垂。为了贴切的表现这些情绪,我画了很多很多的兔子耳朵,然后不断的调整,找到最合适的表达方式。

在动画最终完成的前两天,我一直在调整的一个部分就是兔子跑步的样子。兔子究竟应该怎么跑?我和导演以及制片都有不同的意见。我做好的第一个版本,因为想要呈现出飞的感觉,所以兔子跑的时候屁股翘得比较高。但是制片Cathy觉得看起来有点儿卡卡的,而且太浪漫,希望能够更写实一点。她找了一些兔子的动画 和影片给我做参考,去观察兔子跳的时候,不会在空中停留那么久,后腿不会离开地面那么夸张。我大概知道她希望的方向,修改制作了第二版。但是导演觉得还是第一个版本在情绪的表达上更合适。所以又改回第一版,但是在它的基础上做了修改,让整体动作更连贯,不会有卡卡的感觉。
 

这个部分不算难,但确实是讨论和修改得最久的了。动画本身就是现实和虚拟之间穿插的一个东西,很多方式都可以成立,很多方式都可以表现。关键是看大家最喜欢哪一种。这种不断尝试的过程就很棒。

  • 有没有什么你觉得比较遗憾的事?

王珮蓉:看微信群里,其他crew聊得好开心,各种发片场的照片,真的是有交到朋友。而我只有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幕后做动画,感觉好悲伤~~之前拍片的时候,我有去过片场一次,感觉剧组的每一个人都很好,而且团队都很融洽。

和导演杨詠任还有制片姜滢合作非常开心。他们会有他们要求和期望,但是也给了我很多的发挥空间。比如,我们之间合作的模式一般是他们抛出来一个问题,然后我们一起去讨论、沟通,去解决它。

所以,比较遗憾的就是因为我没有和其他crew相处那么久,看到大家聊那么开心,我也很想在微信群里讲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不过现在动画做完了,我也要跳出来讲话啦!我要去首映,和大家一起玩!
 

  • 对未来的规划?

王珮蓉:之后应该会继续在纽约做一些项目。最近在做的一个企划是一个系列纪录片,关于纽约外来艺术家为了支持自己的梦想,需要做另一份工作来保证收入,主要想记录这些艺术家的双重生活。

我现在还没有达到自己期望的目标,还在奋斗的路上。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摄影指导&副导演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摄影指导余达龙、副导演叶凌卉

摄影指导:余达龙(Gordon Yu)

余达龙profile.JPG

余达龙(Gordon Yu),担任本次《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摄影指导一职。在纽约长大的他2005年进入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制作,自2008年起开始侧重于摄影方向的锻 炼。毕业后,他首先以灯光师和摄像师的身份进入业界,其作品《你也在这里》荣获华语电影节“最佳摄影奖”。2012年,其担任摄影指导的短片《家》荣获纽 约州立大学亚美电影节“最佳剧情片”以及第45届洪堡电影节“利多马泰荣利”最佳移民故事奖项。

  • 跟杨导合作,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么?

Gordon: 跟杨导合作,会很舒服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且他会给摄影很多的发挥空间,很放心把东西交给我去处理,但是他也会担心一些很小的东西,例如他会担心camera batteries, memory card够不够啊

  • 从摄影师的角度, 本次最难拍摄的是哪场戏?为什么?最后是如何完成的?

Gordon: 我觉得每一场室内的戏都challenge的,本来在NY拍室内已经难度很高,因为空间非常小,很难打灯和set up camera, 会limited发挥。

我觉得是刘艺在版画教室的那一场最难,那个场地当我第一次去勘景的时候,我已经给吓了一下,因为这个location是一个basement而组成的一个很 小的art studio。 主要拍摄的地方,最多只能容纳8-10人!而且一蹬脚,头顶根本就可以碰到天花板。所以我一进去一看我就跟导演说这完全无法拍,因为这场地在剧本里有白天 和晚上,而且这location在里面是非常重要,有很多心理戏都在这里面发生。我怎样打灯和架摄影机呢?我尝试叫制片组去找其他的场地。但没有找到更合 适的。不过最终我们也在这个location拍了! 到最后拍完时,这一场也算是我最满意的场景。我没有期待最终画面turn out OK 的,我看完location, 我一直都在想怎样去打灯呢?最后我的决定是不打,或者用minimum lighting.我大部分用了practical lighting去完成。另外两位主演在这location加添好多分数,她们演得非常出色,我们的crew 和 producer都给这一幕打动啦!

  • 《我们留学生》剧组和以往其他剧组相比,让你有什么不同的体验么?

Gordon: 这个剧组虽然是一个low budget project and 里的人有好多都是我第一次合作,但是大家都合作的好愉快,而且大家都无分职位,互相帮忙!有剧照为证!

 

副导演:叶凌卉(Bianca Yeh)

自2007年起就于电影界工作的叶凌卉,担任本次《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副导演。作为一名专业电影人,她于众多电视广告、视频影像、音乐MV以及时尚电影中担任过导演、副导演以及制片人职位。叶凌卉曾于台湾、旧金山以及纽约等城市接拍制作执行、后期制作等项目。

  • 作为副导演,本次《我们留学生》续集的拍摄,对你而言有什么比较困难或者难忘的戏吗?

Bianca: 最困难的应该是Gallery那场。那是整个剧中最复杂,人物最多,场景最大的一场戏,所以相对来说blocking 和 shot list比较复杂一下。在片场,我需要把导演和摄影师的结论快速消化掉,传递给不同功能组和十几个临时演员。另外,因为临演多,要掌控他们的时间也比较困 难。所以那场戏,需要我时时刻刻的协调处理,高度的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证拍摄的顺利进行,是难度最大的部分了。

最难忘的是第一场小彤半夜给妈妈打电话的戏。拍摄现场又热又不通风,大家又刚刚team up,就要靠那么近呼吸,很快大家就“熟悉”了。

  • 从副导演的角度,这次拍摄中,你最满意的一场或者几场戏是什么?

Bianca: 最满意芊芊跟小彤在版画教室的一场戏。其实剧组里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在纽约生存的故事,向上挣着,向下扎着。我们都有梦想,我们都期待实现的一天。某种程度而言,导演其实写出了我们留学生的体验。

  • 和《我们留学生》剧组合作,有什么让你感悟深刻的地方?比如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或者和其他剧组相比,不同的地方?

Bianca: 其实大部分剧组吃完庆功宴就差不多了,但这个组让我觉得像交了一整组的朋友。杀青后,大家还是继续hang out。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主演许佳倩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主演许佳倩

许佳倩(Claire)是一名常驻纽约的专业演员、歌手,她拥有法语、中文和英文的表演经验。除了超凡的外语天赋之外,也常常活跃于电影荧幕上。最近她出演了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中芊芊一角。这部短片,讲述了留美艺术生在纽约奋斗打拼,追寻梦想的故事。巧合的是,虽然她所表演过的角色性格迥异,从淫荡的精神科医师到无辜的邻家女孩她都能胜任,但她的真实性格其实与剧中的芊芊一角如出一辙。用她的话来说:“芊芊是一个活泼外向的女孩,有话直说,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朋友有难一定义不容辞两肋插刀,朋友没什么事也一定义不容辞的捉弄她/他。”

  • 说起为什么会接拍《我们留学生2》这部短片,Claire谈到了她自己作为艺术留学生的感悟。
     

Claire: 我坐在咖啡厅里与楊詠任导演第一次见面,我读到第一段剧本就感动的起鸡皮疙瘩。诚实来说,他是那个真正让我接下这片的人,杨导很有理想和远见,而我信任他身为一个留学生一定能够通过他的角度贴切的呈现这个故事的深度。

我来美国三年了,每一次在电话上妈妈都一定会试探问我是不是有意愿回台湾找工作,有稳定的收入,离父母近。每次挂上电话都是泪流满面,觉得自己很自私,不能就近陪在父母身边。

为了就是那个梦。

我从小就唱歌表演,但亚洲的大环境告诉你这不是个真正的工作。大学法文系毕业,在时尚媒体工作一年以后,就毅然决然来到了纽约,这个梦想的城市。

大家普遍有个错误的观念,就是以为留学生就一定都家财万贯,出国买文凭,假日就游山玩水。这种留学生当然我也看过很多。其实台湾中产阶级出国留学的人很多,很多人拿补助、奖学金,翻过千山万水,忍着思乡之苦,为了就是一个梦。

对于我来说,我真心想让妈妈骄傲,我妈妈一直都有表演梦,但太早步入家庭有了孩子,十几岁的时候,妈妈对我说,她看我跳舞的影片都觉得那是她。

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她看见更多的她。

爷爷奶奶是美国人,爸爸的兄妹也都定居在美国。我从小受美式文化影响很深,因此我知道,有天我一定会到外求学。但我完全是个正港土生土长的台湾孩子。


从小到大英文满分,到了纽约电影学院被分到一班全都是美国人。那才是我恶梦的开始。由于全班都是美国人,老师以全速在教课。过多的文化笑话、艰涩的词汇,我才知道我从一 个英文只考全国前5%的资优生,到了美国上课变成隐形人。很多时候我只能跟着一起假笑,根本来不及写的笔记。这样的落差,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个很大的震撼。

开 始念Musical Theatre的两个月,有一次我在从NY Library of performing arts回家的路上,第一次焦虑症发作,心跳到快迸出身体,视线模糊,一整周无法睡无法进食,抗焦虑症的药越吃越焦虑。世界音乐剧最高的殿堂纽约,光是班 上的竞争力就把我吓傻(简直就像把台湾星光大道前几名歌手丢到中国好声音海选一样)加上紧密的课程睡觉都来不及。一开始我以为是压力让我不堪一击,一直以 为自己是适应力很强的人,后来发现强烈的自我质疑和失去自信是真正击垮我的原因,而且越去想破头只会越严重。直到有一个教授对我说,不要永远都尝试去赢, 去打败你的敌人,有时候要选择迎接他们,承认和接纳自己的弱点才能让你更勇敢和坚强。

那两年的成长和磨练,我学到了太多东西。我学会凡事都往好处看,并且拥抱自己和爱自己。当你开始发现自己是如此独一无二以后,周围的世界也会跟着看到。

我最大的收获是透彻的了解自己。我自觉是一个适应力很强的人,有时候反而觉得这是我在表演上最大的障碍。很多亚洲女角的试镜,他们觉得我没有口音,太洋太像ABC,无法饰演一个纯亚洲人。但在其他试镜时,我又无法在真正的ABC和美国演员中占有语言优势。

我变成一个很中间的人。

跟美国男友订婚以后,我真的发现自己活在两个世界。It’s a blessing and a curse. 有时候我会想天哪一个人的脑袋怎么可以装下这么多东西?

我发现我无法选择我想要的是哪一个世界:一个是梦想,一个是生我育我的土地。

有时候刚起床睁开眼睛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瞬间以为自己安稳躺在地球另一端的家里。


我还是一个很中间的人。活在两个世界中间,无法透彻新世界的所有,无法即时吸跟上旧世界的脚步。 As I feel like I don't belong to any of these, 但我也同时拥有两个世界,as I said it's a blessing and a curse.

但从来不变的一个目标就是想让妈妈骄傲。

 

  • 你觉得芊芊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Claire: 芊芊是一个活泼外向的女孩,有话直说,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朋友有难一定义不容辞两肋插刀,朋友没什么事也一定义不容辞的捉弄她/他。

  • 芊芊和你自己的性格、经历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之处?你是如何阐释角色的?例如在拍摄前,做了哪些准备?如何通过表演将人物塑造得更加生动立体?

Claire: 我的角色芊芊的性格很鲜明,因此我在读剧本的时候,她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脑海中了。我是一个method actress,我想象她是一个很活泼很戏剧化的女孩,因此把我人格特质中这些元素放大,当我觉得我是她而她也是我的时候,看世界的方式就不一样了,举止 就不一样了,口音自然也调整了。如果有机会看到幕后花絮,你会发现我又大声喧哗又满场走跳地捉弄剧组人员。自由自在的芊芊既是开心果,有时也让人很想揍 她,只不过她溜的很快,你实在拿她没办法。

  • 你对自己在剧中的表现满意么?能否简单评价一下?

Claire: 我不认为演员能够替自己的表现做评价,这就像学生自己改考卷一样。我也不可能说我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因为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我们永远在学习也永远会有更好的表现。

  • 和其他剧组相比,《我们留学生》剧组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Claire: 《我们留学生》是一个温馨的剧组。从导演制片到演员再到sponsors,每个人都贴心又温暖,像家人一样。我觉得这个剧组很紧密,组织力和行动力也高,在这里要感谢制片辛苦的衔接所有的环节和提供爱给大家,让我们被照顾的无微不至。

另外我非常欣赏production行销的企划和才华。我觉得独立制片产业很容易忽略包装和行销的重要性。一部再好的片,有再坚强的阵容,少了创意行销和包装,会大大影响吸引力和普及性。而本片的制作单位我认为在包装和行销上相当有效率和高品质。

  • 你觉得最令你感动的是哪场戏?

Claire: 最感动的一场戏绝对是在版画教室的一场戏,制片Cathy先在旁边感动的哭了,然后我对小彤说着台词,就想到自己在台湾的妈妈和这几年在纽约的酸甜苦辣,整个场面的情绪升温,大家哭成一圈。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主演刘艺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主演刘艺

 2012年,刘艺在上海复旦新闻系硕士毕业后,放弃了去交大读博士的机会,也辞去了国际公关公司的工作,来到纽约学习表演。两年多过去了,她时常被问及为什么喜欢表演。她给出的答案不是成名,而是一种小宇宙爆发的感觉。她说在演戏时候,好像会有一种能量,让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两年来,妈妈总是希望她能早些回国,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可她依然觉得,既然表演让自己充满热情,那就不要辜负它。
 

731日晚,她主演的电影《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在纽约首映。电影讲述了天真浪漫的留美艺术生小彤(刘艺饰)在纽约追寻版画梦想的故事。她不畏惧古板与传统的家人的反对,坚持挣得毕业展经费,因此努力赚稿费、辛苦在街 头卖画,希望在五光十色的纽约,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并期待在地球另一边的妈妈能够看见。在采访中,刘艺不仅向我们讲起了拍摄背后的故事,更分享了自己作为留学生的奋斗故事。

能和这么有激情的团队合作,我当然要去!
  • 你为什么会接拍《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

刘艺:我是在看到演员招募之前就听说了制片人姜滢(Cathy)。我觉得她很厉害,很多学生电影都拍的很不成熟,可是她,平时上班做marketing,还有精力做电影,还做得这么好,我觉得她很有激情也很有能力。后来看到Cathy发我信息,我觉得当然要去!如果能一起工作应该会很有意思!因为在确定参演之前,我都不知道剧本是什么,只知道是留学生的故事,都是后来我进组以后才看到第一部的信息什么的,进而发现了自己身上与整个电影的共鸣。但是之前全部都是Cathy的威严。哈哈哈。

  • 在看到剧本以后,这个故事哪里最打动你?

刘艺:因为这是一部讲述留学生故事的电影,我自己作为一名留学生也非常有感悟。每一个留学生都有自己的故事,或心酸、或快乐,有失败,也有成功。大家的故事都不一样,所以我也希望能够为大家讲述一个独特的留学生的故事。

看完剧本以后,最打动我的应该是第一场小彤和妈妈打电话的戏。剧中的小彤和妈妈的对话其实也曾经发生在我的真是生活中,我妈妈也会那样讲,劝我早些回国。所以这一段看起来特别有共鸣。

不执著不坚强怎么可以?
  • 你觉得小彤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艺:小彤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女生,她很有艺术天赋,梦想成为一名画家,是个执着坚强的女孩子。她持续的面对各种挑战,但是依然为了梦想在努力、在坚持。

  •  她和你自己的性格、经历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之处?

刘艺: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小彤学版画,我学表演。其他的经历,特别是作为留学的艺术生,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心理状态都很相似。

在国外学习艺术,除了面对一般留学生可能遇到语言文化障碍之外,还可能会有家人的不支持。拍摄的最后一天,我和导演以及“妈妈”在开拍前讨论应该怎样演的时候,我就因为“妈妈”的其中一句台词,忍不住哭了出来。因为我经常和家人有类似的冲突。自己辛辛苦苦完成的东西,很激动地和妈妈讲,她会很平常的回复一句“注意身体吧”。 虽然她也是在关心我,但是我觉得,她并不认为我的收获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她依然觉得这还不如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值得庆贺。久而久之,很多值得开心 的时候我都没有办法和家人分享,而更多艰苦的过程更是要自己承担。不过,想到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默默的支持我,还要承担他们心理上的不适应,我会更加爱他 们。

学习艺术的另一个艰苦之处是创作时的自我 怀疑。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问题,但自从我和几位纽约的舞者、作曲家成为朋友之后,我发现,艺术工作者会很多次经历自我怀疑的挑战。小彤是一个执着坚强的女生,我想说,不执著不坚强怎么能够继续下去呢?每每感到自己在进步的时候还是很愉快欣喜。那种小宇宙爆发的感觉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称赞。

对角色最好的诠释,是和她做同样的事
  • 你是如何阐释角色的?例如在拍摄前,做了哪些准备?如何通过表演将人物塑造得更加生动立体?

刘艺:小彤是学习版画的,所以我希望大家在看到我的表演的时候,通过我的状态,或者是细小的动作,就能感觉到,哦,这是一个版画艺术生。并且在拍摄小彤制作 版画的过程时,我也希望自己不是专注于这个动作我演得像不像,而是注重于人物当时的心理状态,她的想法,这样才能更好地诠释角色。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真的学会做版画。

因此,确定我能参演的时候,我最着急的事儿就是赶快到版画教室学习,真正把自己融入到角色中去。拍摄前,我基本每天都去版画教室学习,一般一待就是一天,如果实在有事儿,也会去半天。回家以后就自己在YouTube上看视频,继续学习。最后我还做好了七八幅版画。

  • 在对角色进行诠释和表达的时候,导演会给你怎么样的提示和指导?你又是怎么从中准确的把握人物形象的?

刘 艺:在正式开拍之前,我和导演杨詠任对人物形象进行了很多次讨论,或者说共同创作。比如杨导会告诉我小彤的家庭背景、性格特点、来纽约多久了,然后我加上 自己的理解,填补一些空缺,让这个人物立体起来。再比如杨导希望小彤能有些孤傲,但是又不能太孤傲,于是我理解到小彤的性格会比较内敛,所以在表演时不能太过外放。

在这个过程中,杨导很细心也很温和,他说:“这个角色是我们一起构建的,你就是小彤,你有很大的空间决定怎样构建她。” 我听了之后很开心,也很信任他,这在很多地方都支持到了表演。每次我问他,他都很正面的鼓励我和带动我,他也很充分的和我讲他的想法。

每拍完一天,我都会和导演讨论,今天哪些地方表现得好,哪些地方还可以改进,哪些地方需要注意,这样不断的反思和完善。同时我也会根据第二天要拍摄的场景,把自己调整到那个状态中。

  • 你对自己在剧中的表现满意么?能否简单评价一下?

刘艺:我觉得自己还有需要改进的吧,就是制作版画的戏。因为整个版画制作的周期其实挺长的,我也没有时间全部学完,所以只重点学习了版画最后上墨和印刷这两步。感觉自己还不够像一个版画艺术家。如果有时间能学习久一点,比如一个月,我想我对人物的把握和表达会更好。

拍片结束以后,剧组并没有解散
  • 你觉得《我们留学生》剧组与你之前合作过的其他剧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刘艺:《我们留学生》剧组有新一代华人电影人的活力、特质,剧组的氛围其乐融融,大家最后也都成为了好朋友。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学生短片,但是进组之后发现所有重要职位的crew都是非常专业的电影人。比如导演、副导演和摄影指导等等,他们已经拍摄过很多商业短片、电影和广告,有很丰富的拍摄经验。而且拍片过程中,每个人都很敬业。 虽然拍摄的成本不高,资金有限,难免会有不足,但是没有人因为这些不足而懈怠,反而是更加努力的工作。我觉得在有限的资金下,《我们留学生》剧组已经做到 了最好。特别是制片人Cathy,她没有专业的电影背景,但是表现出了很强的production意识,而且能够凝聚出这么一个专业的拍摄团队,非常不容易,让我十分敬佩和感动。

因为整个团队都是在这里接受了专业的电影教 育的电影人,所以在工作中能够感觉到剧组的气氛有一种新一代华人电影人特有的活力。我后来在和一些马来西亚的团队讨论过马来西亚有哪些青年导演、电影人正 在成为他们国家电影行业的主要力量。当说到中国时,我就会想到《我们留学生》剧组,我觉得这个剧组真的蕴含了正在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电影人的特质。所以在拍 片结束以后,整个剧组其实都没有解散,大家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大概正是因为我们有着同样地梦想与追求吧。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主创团队专访

【专访】这群人是来回答“为什么”的 | 《我们留学生2》主创团队

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你为什么还不放弃?你为什么……

“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画面,一个苦逼的艺术留学生,在五光十色的纽约街头,惨兮兮的卖画。” 说这话的是来自台湾的杨詠任。其实对于每一个离开家乡,到陌生的城市打拼的人来说,这个场景就好像生活的一部分。你看,不论是北漂、沪漂还是美漂,都是一 群背井离乡,默默在外奋斗的人。希望自己的努力和才能得到认可,希望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就好像希望自己的那幅画能遇到懂画的人。

2012 年,刘艺在上海复旦新闻系硕士毕业后,放弃了去交大读博士的机会,也辞去了国际公关公司的工作,来到纽约学习表演。两年多过去了,她时常被问及为什么喜欢 表演。她给出的答案不是成名,而是“一种小宇宙爆发的感觉”。她说在演戏时候,好像会有一种能量,让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两年来,妈妈总是希望她能早些回国,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可她依然觉得,既然表演让自己充满热情,那就不要辜负它。

同样在美工作的姜滢说,不少人觉得留学生或是在外奋斗的人过得很光鲜,一帆风顺。“这大概是因为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总是习惯于把自己快乐的一面呈现出来,默默承担所有的困难和悲伤。”

所以,当一次次的面对诸如 “ 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你为什么还不放弃?你为什么……” 之类的不理解时,有一群在纽约为梦想奋斗的年轻人,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回答这些为什么。

致在异乡孤独奋斗的你

杨詠任和姜滢曾经共同拍摄和制作了讲述留学生真实生活的微电影《我们留学生》,得到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一次,他们决定再拍摄一部短片,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讲述留学生在异国他乡追寻梦想的故事,让更多的人理解他们放弃父母的庇护和朋友的温暖,只身在外漂泊所坚持和追求的是什么。他们找来了许多专业的电影人,大多都曾是电影相关专业的留学生,共同完成这部影片。因为有着相似的经历,主创团队在谈到电影的筹备和制作历程时,说得最多的,不是拍摄电影本身,而是与电影的共鸣。

你们为什么会加入《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的拍摄?

导演杨詠任: 首先是因为第一部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最初拍摄第一部只是我们自己玩一下拍一下,没想到这个主题感动了很多人,所以让我相信这个主题是值得继续做下去的。之后我做了很多的电话调查,访问了非常多的留学生,渐渐发现其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听到好的故事,自然而然就会有 一种冲动,把这个故事表达出来。

主演刘艺:因为这是一部讲述留学生故事的电影,我自己作为一名留学生也非常有感悟。特别是剧中的小彤和妈妈的打电话的一幕很打动我,因为这也曾经发生在我的真实生活中,我妈妈也会那样讲,劝我早些回国。所以这一段看起来特别有共鸣。

主演许佳倩:身为一个留学生,离家万里,思乡的心情是只有同为海外游子能够体会。我们离家背井,我们追求梦想来到陌生的土地,经历语言与文化的冲击,而在经历挫折和打击的当下无法投向家人的怀抱,只能将苦水眼泪往肚子里吞。我坐在咖啡厅里,第一次见到导演杨詠任,诚实来说,他是那个真正让我接下这片的人,杨导很有理想和远见,而我信任他身为一个留学生一定能够通过他的角度贴切的呈现这个故事的深度。

在整个拍摄和制作过程中,你最满意的部分是什么?

导演杨詠任: 最满意的部分要归功于制片姜滢,她是一个所谓的催泪制造机。当时拍到一场重头戏的时候,她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就哭了起来,也让主演刘艺情绪上受到了感染,而且刚好那个镜头是女主角的特写,所以拍到了女主角最真诚最感动的一瞬间。这场戏算是个意外的收获,能拍摄到这么一个非常感人的瞬间。我个人认为这场 戏可以算作perfect,在我的导演生涯里面,能达到这样perfect的状态,大概也就一次两次吧。

制片姜滢: 其实选剧本的时候杨导是拿了三个不同的故事让我选的,《追梦的兔子》有一场戏非常感人,我是因为那一场戏才选择拍摄这一部的。那现场拍摄的时候,第一个 take看到演员阐释让我很感动的那一幕,我就痛哭流涕了。我的crew和演员还在现场笑我,比演员还入戏。在这里先不剧透,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源于 真实生活的一幕,我的留学生涯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当你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种种绝望、打击、无人支持之后,突然获得那个好的结果,是真的会让人感动和痛哭流 涕的。我相信各位观众在大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的那一刻,也会跟我一样受到触动。

主演许佳倩:拍这场戏的时候,制片姜滢先在旁边感动的哭了,然后我一边对刘艺说着台词,一边想到自己在台湾的妈妈和这几年在纽约的酸甜苦辣,整个场面的情绪升温,大家哭成一圈。

副导演叶凌卉:其实剧组里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在纽约生存的故事,向上挣着,向下扎着。我们都有梦想,我们都期待实现的一天。某种程度而言,这场戏里,杨导其实写出了我们留学生的体验。


在拍摄过程中,最困难或者最让你意外的是什么?

导演杨詠任: 我们有几场戏需要在版画教室拍摄,但我没有预料到版画教室居然那么难找!很多学校不愿意以比较低的价格出租版画教室。我们制片团队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 找合适的版画教室。当然最后我们找到了一间studio,owner也很好,没有收很多钱。但是它跟我的想象有一定的距离。它不太像一间教室,而是一间私人的工作室,而且场地也很小。其实我也知道,从摄影师的角度来说,这个场地非常难拍。但是以导演的经验和观众的角度,我觉得这个场地在视觉上还是足够丰富有趣的,而且这场戏是表现教授和小彤之前的相互信任,所以只要能把这个精神表达出来就OK。后来在剪接的时候,我能够很有自信的讲说这个场景是 perfect的,有呈现出我想要表达的东西。

摄影指导余达龙: 版画教室那几场戏特别难拍。我第一次去那里勘景的时候,已经给吓了一跳。那是一个很小的地下室,主要拍摄的地点最多只能容纳8-10人,而且一蹬脚,头顶基本可以碰到天花板。所以我一进去一看我就跟导演说这完全无法拍。再加上这个场地要拍摄白天和夜晚的好几场戏,而且要表现人物的心理,是个很重要的场景。 我该怎样打灯?怎样架摄影机?我尝试叫制片组找其他场地,但是没有找到。所以我只能决定不打灯或者用minimum lighting去完成这些场景。后来证明这样处理的效果很好。再加上两位演员的表演非常出色,为这几场戏加分不少。

和《我们留学生》剧组合作,有什么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或者和其他剧组相比,不同的地方?

副导演叶凌卉: 其实大部分剧组吃完庆功宴就差不多了,但这个组让我觉得像交了一整组的朋友。杀青后,大家还是继续hang out。

 摄影指导余达龙: 跟杨导合作,会很舒服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且他会给摄影很多的发挥空间,很放心把东西交给我去处理,不过他也会担心一些很小的东西,例如他会担心摄影机的电池和存储卡够不够啊。这个剧组虽然是一个低成本项目而且剧组里的人有好多都是我第一次合作,但是大家都合作的好愉快,而且大家都无分职位,互相帮忙,有剧照为证!

主演刘艺:有新一代华人电影人的活力、特质,剧组的氛围其乐融融,所以在拍片结束以后,整个剧组其实都没有解散,大家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大概正是因为我们有着同样地梦想与追求吧。

 主演许佳倩: 《我们留学生》是一个温馨的剧组。从导演制片到演员再到sponsors,每个人都贴心又温暖,像家人一样。我觉得这个剧组很紧密,组织力和行动力也高, 在这里要感谢制片姜滢辛苦的衔接所有的环节和提供爱给大家,让我们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另外我非常欣赏production行销的企划和才华。我觉得独立制片产业很容易忽略包装和行销的重要性。一部再好的片,有再坚强的阵容,少了创意行销和包装,会大大影响吸引力和普及性。而本片的制作单位我认为在包装和行销上相当有效率和高品质。

那么你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表达一种怎样的情绪?带给观众哪些感悟?

导演杨詠任: 我不会设想让观众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这部电影是真实感人的,每一个人都能从电影中找到与自己人生经历的契合点。我觉得《我们留学生》的宗旨就是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让国内的人更了解我们在这边的生活。我个人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部影片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所以这部影片也是想说只要你们用心去倾听,去体会,就会理解他们是在想什么。

制片姜滢: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延续了第一部的真实情感和故事,以更专业的制作,希望带给大家更好的电影。留学生活并不像很多朋友想的那样一帆风顺,许多时候,留学生活更是一个人孤独的,在异国他乡坚持不懈的奋斗。留学生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放弃了父母的庇佑和朋友的温暖,为的是追寻心中的无法熄灭的梦想。而追寻梦想的道路上,希望能够有更多朋友的理解和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喜爱和支持《我们留学生》。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制片专访

【专访】她非电影出身,却拍出轰动中美的短片 | 制片人姜滢

从福特汉姆大学MBA专业毕业后的姜滢,在纽约从事市场营销工作。2012年4月11日 南加州大学附近发生枪击案,当时许多媒体对该事件受害者的歪曲报道令她深感震惊。于是她决定用行动纠正人们对海外留学生的错误认识。她想拍一部短片,讲述 留学生的真实生活故事。但是并非电影专业毕业的她,如何才能实现这个构想呢?虽然她后来找到了刚从纽约城市大学毕业的导演杨詠任帮忙拍摄,但是没有预算、 没有场地、没有设备,也没有专业演员的她,只能请朋友帮忙。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业余的拍摄团队,制作了一部30分钟的小短片《我们留学生》,讲述了留学生在海外生活都会面对的诸如找房子、学业压力以及就业压力等最常见的困难。

虽然短片的故事很简单,但因为其真实性,在留学生中产生了广泛的共鸣,更引起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轰动中美。《我们留学生》还受邀在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太原、纽约、波士顿等各大城市进行展映。自2015年2月电影全网上线之后,姜滢已成功将《我们留学生》这一品牌由一部单一的电影短片转型成为了在线分享平台,让更多的留学生有机会分享自己的故事。

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延续了上一部的初衷,继续讲述留学生的真实故事。在续集制作的幕后,有哪些难忘的瞬间?

从拿到剧本起,制片组就面临着重重挑战
  • 我们知道这已经是《我们留学生》团队制作的第二部电影了,你也再次担任这个系列的制片人。那么在已经有了上次的拍摄和制作经验之后,这次续集的筹备过程是否就顺利了许多呢?还遇到了什么困难?

姜滢:其实拿到剧本初稿的时候,我就很担心,因为需要很多的场地,并且有一些寻找起来很有难度,比如版画教室和画廊。并且我知道,拍摄时候一定会出现转场,那么交通协调也会是一个容易出问题和延迟的环节。不过我并不是个爱限制导演creativity的制片,我鼓励导演写作剧本时候自由发挥先不要考虑现实因素,这样才能真正发挥编剧的创作力,写出好的故事。综合来看我觉得剧本故事很有趣,导演也没有很夸张的写到完全impossible的场地,所以还是本着不改剧本的原则,尽力的去找寻场地、人员和其他。

本次拍摄的前置时间非常短,只有20天,我的工作也不像上一部时能够有比较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在工作以外的项目上。因为档期原因,几个之前拟聘用的执行制片人也最终没能进组,由于是考试周拍摄,其实制片组本次没有任何制片助理,给前置和现场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 最后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姜滢:还好有幸请到了我Marketing团 队的刘经煌进组做我的执行制片,虽然并非电影相关专业出身,但他非常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帮我每天每夜的跑场地、找道具、联系交通,现场也是有他在我就不担 心会有无法按时处理的问题。另外有助理制片朱雯的帮助,我才得以按时找到足够每一场的临演,尤其是咖啡厅的戏,需要半夜的演员;拍摄画廊的那一天,又正好 是母亲节,要请到十几个unpaid临演非常有困难。在此我非常感谢两位的帮助,对制片组来说,没有他们,我就无法顺利拍出本次作品。

  • 作为制片人,整个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几场戏是什么?你是如何克服的?

姜滢:对制片组来说最困难的一场戏无疑是第二天需要三次转场的拍摄。根据场次安排,当天要先拍摄大都会博物馆、再转场去上东区画廊,最后去中国城的咖啡厅拍摄夜戏。提前我们已经安排租好了15人的van,全天跟随剧组转场需求,头一晚也跟司机确认没有问题。可是第二天calltime他没有来,临时给他替班的人什么信息都不知道,到了现场问我一句”So where’s the van?”(他应该call time时候开车到指定地点接所有人,可他自己来了,没有车)这就意味着rushhour我要跟他一起弄明白正确的车在哪里、还要确保他回去开正确的车再折返回来。虽然一再保证30分钟内回来,但是交通太堵,司机一小时后才回来,然后还开了错误的van(我们预租的是15座坐人的van,他开了一辆设备车)

最后我下决定打车让所有人分批先赶去拍摄,同时协调正确的车开过来在下一场地汇合。这大概是本次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一场了,制片组的原因delay了两小时拍摄,在第二场地才拿到正确的车。但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宝贵的经验吧,希望下一次的话可以在现场更好的做出处理,尽量确保顺利拍摄。

泪洒片场,剧组带给我的感动太多
  • 现场拍摄中,最令你难忘的一场戏是什么?

姜滢:其实选剧本的时候导演是拿了三个不同的故事让我选的,《追梦的兔子》有一场戏非常感人,我是因为那一场戏才选择拍摄这一部的。那现场拍摄的时候,我一整天都在场外跑,后来终于忙完进去看拍摄,第一个take看到演员阐释让我很感动的那一幕,我就痛哭流涕了。我的crew和 演员还在现场笑我,比演员还入戏。在这里先不剧透,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源于真实生活的一幕,我的留学生涯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当你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种 种绝望、打击、无人支持之后,突然获得那个好的结果,是真的会让人感动和痛哭流涕的。我相信各位观众在大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的那一刻,也会跟我一样受到触 动。

  • 作为整个剧组的组建者,在这次续集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我们留学生》剧组的成员们给你带来了哪些感动?

姜滢:这次续集和上一部一样,维持了很好的《我们留学生》剧组特色,大家不像工作同事,而更像一家人,大家都是努力想着如何让片子更好,有时会不计个人得失,让我非常感动。

本次的投资方郭颖,是我Fordham的一位学姐,第一部上海巡展的时候,提前联系到她,她很为这部影片的初衷触动,主动提出资助续集的拍摄。我屡次跟她说,这不是一部可以带来商业回报的片子,她却回答“我知道投资这个影片我无法收回成本,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又没有时间精力切身投入去做。有幸我有一点点工资存款,而这存款反正也不够我买房子,不如给你们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

前期做预算时,我曾提出支付给导演杨詠任一点导演费,毕竟他为此付出非常多心力。可是他回答我:“没关系不用付我钱,还是节省投资人的资金,或者如果有下一集,就用于下一部的拍摄吧。”所以这部续集的资金,来自于非常有善心的学姐,而导演杨詠任本次,又是义务unpaid的投入剧本写作和导演后期。

我记得在拍摄最后一场画廊的戏时,女主角刘艺要穿一件白色礼服。那件礼服胸前的设计,无法穿正常的内衣,需要比较小的胸贴。现场临时找不到,周围也买不到,我们正在想如何处理,刘艺怕delay我们拍摄,主动说“没关系,用GafferTape贴我好了!”她完全没有任何抱怨服装不到位或者我们Production准备不周全等等,还主动安慰我们说没事先保证拍摄,那一刻我真的为她的敬业精神感到非常感动。当然最后我们没有真的用GafferTape贴她(大力胶,真的贴在人体上摘下可能会破皮),用了收音师的透明胶带和内衣胸垫。杀青后我才知道,因为那天拍摄很久,现场温度又高,刘艺被胶带贴的地方出汗太多最后过敏,到现在还有过敏起包的疤痕没有消。

留学是孤独的追梦之路
  • 你希望观众能从影片中看到什么?

姜滢:《我们留学生2: 追梦的兔子》延续了第一部的真实情感和故事,以更专业的制作,希望带给大家更好的电影。留学生活并不像很多朋友想的那样一帆风顺,许多时候,留学生活更是 一个人孤独的,在异国他乡坚持不懈的奋斗。留学生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放弃了父母的庇佑和朋友的温暖,为的是追寻心中的无法熄灭的梦想。而追寻梦想的道 路上,希望能够有更多朋友的理解和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喜爱和支持《我们留学生》。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导演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导演杨詠任

杨詠任,来自宝岛台湾的电影人,擅长拍摄恐怖惊悚题材的电影。他毕业于台湾世新大学电影制作专业,随后于纽约城市大学继续深造并获得电影制作导演方向的硕士学位。从电影研究所毕业以后,杨詠任已经渐渐成长为了一名专业电影人,其导演的作品曾在Cityvisions,费城美国亚裔电影节、洛杉矶惊悚电影节、冬季电影节以及纽约新影人电影节获不同奖项。

2014年,他拍摄制作的微电影《我们留学生》,虽然拍摄团队中,除了他,都不是电影专业毕业,但因为影片情感真切,感动了无数观众,不仅引起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也让更多的人了解了留学生活的酸甜苦辣。最近,他带领全专业的制作团队,为这一系列拍摄了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影片讲述了天真浪漫的留美艺术生小彤在纽约追寻版画梦想的故事。她不畏惧古板与传统的家人的反对,坚持挣得毕业展经费,因此努力赚稿费、辛苦在街头卖画,希望在五光十色的纽约,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并期待在地球另一边的妈妈能够看见。

这一次他将为观众带来怎样的感动呢?

用专业的态度和更好的品质去感动观众
  • 促使你继续创作和拍摄《我们留学生》系列的原因是什么?

杨詠任:首先是因为第一部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最初拍摄第一部只是我们自己玩一下拍一下,没想到这个主题感动了很多人,所以让我相信这个主题是值得继续做下去的。

之后我做了很多的电话调查,访问了非常多的留学生,渐渐发现其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听到好的故事,自然而然就会有一种冲动,把这个故事表达出来。

  • 与第一部相比,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在剧本创作、团队构建以及后期制作等方面有哪些不同?

杨詠任:第一部比较像我们自己在玩的一个半业余的项目。因为我本身是电影专业毕业的,第一部算是比较业余的作品,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我非常感激。但是我更 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作为专业电影创作者的能力。所以这一次的整个团队构建和内容都更加完整,而且有完善的设计。和上一部相比,续集在品质上会有很大的提升。

一部好的电影,其实就在于一个好的团队以及对细节的把握。这一次的团队是完全按照专业电影团队的框架来构建和执行的,运作这样一个团队,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当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各司其职时,才能确保做好每一个细节。比如摄影师会注意画面,灯光师负责光线的调整。

当然我们的拍摄初衷和宗旨并没有改变,就是希望讲一个好的故事。所以品质上的提升,也是希望能有更好的品质去感动更多的观众,让他们了解留学生的真实生活。

  • 为什么会选择版画艺术生的故事?

杨詠任:在采访学艺术史的同学时,他说当初来这里学习艺术,家人并不理解。一般学艺术的人都会觉得有不被理解的部分,我本身是电影艺术生,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所以这一次的主题选择艺术生的故事,某种程度上是希望大家了解,我们出国学习艺术所追求的精神价值是什么。

她们把角色演活了
  • 这一次的两位主演也是选择了专业的演员。为什么决定让刘艺和许佳倩来饰演小彤和芊芊?她们俩的哪些特质打动了你?

杨詠任:我在试镜演员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看他们能不能理解我的意图,接受导演的调整。其次是我和演员的默契,以及演员之间的默契。

刘艺的个性和小彤很像,某种程度上说,跟我也挺像的。比如追求艺术时的那种固执。她对于自己的表演有所坚持,在拍摄前就主动学习如何制作版画,去体验版画艺 术生的生活,让自己更接近角色。另外她和我讲话都很慢,在同一个频率上面,所以副导演叶凌卉说我们俩讲话慢得有一拼!其实就是她挺符合角色的特质,比较木讷,很执着。

当初遇到许佳倩就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女生,非常开朗,大家都很喜欢她,这一点跟芊芊的性格非常吻合。

再加上刘艺和许佳倩本来在学校就认识,那么剧中饰演好朋友就会有加分的效果。所以她们俩搭配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组合。

  •  你觉得她们的表演是否塑造出了你期望的人物形象?

杨詠任:实际拍摄下来,效果也非常好。尤其是私底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是小彤和芊芊从银幕中走出来了。所以这一次的两位主演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她们的表现都完整的诠释了影片中的角色。

我在片场压力大到吃不下饭
  • 我们了解到,这次的影片中加入了动画的部分,为什么会有这样特别的设计呢?

杨詠任:作为导演来讲,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必须要去发掘新的题材,去理解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把这些故事讲述出来。

而动画一直是我很想要尝试的一种形式。身为导演,会一直想与有才华的人合作,把自己的想象实现出来。我很感谢这次的投资人郭颖,让我们有经费去执行这个项目,去实现我的想象。

内容层次上讲,女主角的画作都是她梦境的呈现,所以决定用动画来表现虚拟的梦境。这次跟动画师王珮蓉合作,把整个故事内容活化起来,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也希望大家能期待动画的呈现。

  • 那在这一次的拍摄中,你有没有给自己设下一些其他的挑战呢?

杨詠任:确实有啦。我希望每一个项目都有更高的挑战,这样才会进步。所以我“犯贱”的设计了一场在画廊的人物非常多的戏。

电影拍摄过程中,说话的人物越多,动作越 多,拍摄的难度就越大。因为需要更多的镜头去表达不同的场景,需要更多的现场布置,有更多表演上的细节需要掌控。而画廊那场戏是全片中最大的一个场面,我 在现场的压力很大,会想能不能按时拍完,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压力甚至大到吃不下饭。但是我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在一个电影团队里面,导演相当于大 脑,其他人就是五官或者四肢。如果大脑死机了,整个团队就会混乱。

对于制片姜滢来说这个场景也是很大的挑战,要找到合适的场地,要保证美术按时到位,要保证所有演员按时到位等等。而我这一次能欣然的面对挑战,也是因为我很相信我的制片团队,相信姜滢和执行制片刘经煌,他们非常踏实靠谱,帮我减了一半的压力,让我可以放心的创作。

  • 下一次你会给自己设置什么挑战呢?

杨詠任:至于下一次会有什么挑战,暂时保密,但是可能会有车拍。

让我们一起用心倾听
  • 你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表达一种怎样的情绪?带给观众哪些感悟?

杨詠任:我不会设想让观众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这部电影是真实感人的,每一个人都能从电影中找到与自己人生经历的契合点。我觉得《我们留学生》的宗旨就是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让国内的人更了解我们在这边的生活。我个人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部影片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让观众能一窥学艺术的人的心境,不要觉得学艺术的人都是怪咖 (虽然其实我自己也认为我是个怪咖啦)。所以这部影片也是想说只要你们用心去倾听,去体会,就会理解他们是在想什么。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导演自述

【导演自述】若他们误会你,何不告诉他们真相 | 导演杨詠任

这一次, 我想讲一个艺术留学生的故事。

在很多人眼里,学艺术并不是一条主流的道路。对于传统的华人家庭来讲,父母都希望子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去一家好公司,拿一份不错的薪水,按时上班,踏 实工作,能够养家糊口,成家立业。而学艺术和这一类的“好工作”沾不上边,是一件“性价比”很低的事。如果想要出国学艺术?要面对的阻力与压力可想而知。

曾经我的家人也这么认为。我是一名学习电影的艺术生,虽然现在我的家人很支持,但当初我决定学电影的时候,他们挣扎了很久,做了很多调研,最后才同意我试试看。后来,我来到纽约继续学习。在这样一个艺术的圣地,有令无数艺术家向往的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百老汇;有数不清的美术馆、画廊、博物馆;有Chelsea, Soho, DUMBO这些风格各异的艺术区;甚至每一个地铁站,每一片广场绿地都是街头艺人的舞台。

当然,这里也有许许多多追寻着艺术梦想的留学生们。

我 电话采访了非常多的艺术留学生,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的生活。在交谈中我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着他人,包括父母的不理解。为什么要学艺术?为什么要漂洋过海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学?这恐怕是每一个艺术留学生都面对过的质疑。而他们,却始终保有着对梦想对艺术的执着,不在乎赚了多少钱, 不在乎能赚多少钱,不在乎多有名,甚至是不在乎别人是否能真的完全理解自己的作品。他们所渴望的只是不被别人看做怪胎,只是希望自己对艺术的这份近乎固执 的热爱能够被理解。

我想把这份渴望表达出来,用电影的方式。

在采访了版画艺术生,并且亲自到版画教室了解了它的制作流程之后,版画以它迷人的特质深深的吸引了我。它其实和电影很相似。电影并不是纯艺术,它是创造力、 体力(拍片现场需要打灯、搬器材等等)和商业相结合的一门艺术。而版画也是这样,需要在板上雕刻、上墨、然后到机器上印刷,整个工作下来,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精力和劳力,而且浑身也沾满了油墨。这种偏重于手工艺的东西和电影的特质很像,也非常吸引我。我想通过这种具象的方式,把艺术创作的艰辛实实在在的表达在画面上,让大家感受到艺术并不都是虚无缥缈、阳春白雪的东西,也让大家能够体会到艺术生们付出辛劳完成一件作品后的那种成就感,感受到他们的那份热爱源自何处。

所以,我开始创作版画艺术生的故事,并在其中加入了自己作为电影艺术生的人生经验。比如拍电影需要资金,那么会去募款,需要做social media,需要把自己好的一面呈现出来。比如我一直很想拍苦逼的艺术生怎么在纽约街头卖画。于是有了小彤的故事,这个执着而固执的女生,在纽约追寻自己的版画梦想,但妈妈却并不理解,总是叫她赶快回国找份稳定的工作。她努力赚稿费、在街头卖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妈妈的认同。

我想通过这样一个真实得每天都会上演的故事,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找寻到共鸣;让大家能够一窥学艺术的人的心境,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

或许这其中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或许你不是留学生,或许你并没有学艺术,但你一定也曾经历过不被理解时的无助,遭受打击时的痛苦,追寻梦想时的坚定,寻求理解时的渴望……我把这一切表达出来,相信你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