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导演自述

【导演自述】若他们误会你,何不告诉他们真相 | 导演杨詠任

这一次, 我想讲一个艺术留学生的故事。

在很多人眼里,学艺术并不是一条主流的道路。对于传统的华人家庭来讲,父母都希望子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去一家好公司,拿一份不错的薪水,按时上班,踏 实工作,能够养家糊口,成家立业。而学艺术和这一类的“好工作”沾不上边,是一件“性价比”很低的事。如果想要出国学艺术?要面对的阻力与压力可想而知。

曾经我的家人也这么认为。我是一名学习电影的艺术生,虽然现在我的家人很支持,但当初我决定学电影的时候,他们挣扎了很久,做了很多调研,最后才同意我试试看。后来,我来到纽约继续学习。在这样一个艺术的圣地,有令无数艺术家向往的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百老汇;有数不清的美术馆、画廊、博物馆;有Chelsea, Soho, DUMBO这些风格各异的艺术区;甚至每一个地铁站,每一片广场绿地都是街头艺人的舞台。

当然,这里也有许许多多追寻着艺术梦想的留学生们。

我 电话采访了非常多的艺术留学生,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的生活。在交谈中我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着他人,包括父母的不理解。为什么要学艺术?为什么要漂洋过海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学?这恐怕是每一个艺术留学生都面对过的质疑。而他们,却始终保有着对梦想对艺术的执着,不在乎赚了多少钱, 不在乎能赚多少钱,不在乎多有名,甚至是不在乎别人是否能真的完全理解自己的作品。他们所渴望的只是不被别人看做怪胎,只是希望自己对艺术的这份近乎固执 的热爱能够被理解。

我想把这份渴望表达出来,用电影的方式。

在采访了版画艺术生,并且亲自到版画教室了解了它的制作流程之后,版画以它迷人的特质深深的吸引了我。它其实和电影很相似。电影并不是纯艺术,它是创造力、 体力(拍片现场需要打灯、搬器材等等)和商业相结合的一门艺术。而版画也是这样,需要在板上雕刻、上墨、然后到机器上印刷,整个工作下来,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精力和劳力,而且浑身也沾满了油墨。这种偏重于手工艺的东西和电影的特质很像,也非常吸引我。我想通过这种具象的方式,把艺术创作的艰辛实实在在的表达在画面上,让大家感受到艺术并不都是虚无缥缈、阳春白雪的东西,也让大家能够体会到艺术生们付出辛劳完成一件作品后的那种成就感,感受到他们的那份热爱源自何处。

所以,我开始创作版画艺术生的故事,并在其中加入了自己作为电影艺术生的人生经验。比如拍电影需要资金,那么会去募款,需要做social media,需要把自己好的一面呈现出来。比如我一直很想拍苦逼的艺术生怎么在纽约街头卖画。于是有了小彤的故事,这个执着而固执的女生,在纽约追寻自己的版画梦想,但妈妈却并不理解,总是叫她赶快回国找份稳定的工作。她努力赚稿费、在街头卖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妈妈的认同。

我想通过这样一个真实得每天都会上演的故事,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找寻到共鸣;让大家能够一窥学艺术的人的心境,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

或许这其中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或许你不是留学生,或许你并没有学艺术,但你一定也曾经历过不被理解时的无助,遭受打击时的痛苦,追寻梦想时的坚定,寻求理解时的渴望……我把这一切表达出来,相信你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