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导演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导演杨詠任

杨詠任,来自宝岛台湾的电影人,擅长拍摄恐怖惊悚题材的电影。他毕业于台湾世新大学电影制作专业,随后于纽约城市大学继续深造并获得电影制作导演方向的硕士学位。从电影研究所毕业以后,杨詠任已经渐渐成长为了一名专业电影人,其导演的作品曾在Cityvisions,费城美国亚裔电影节、洛杉矶惊悚电影节、冬季电影节以及纽约新影人电影节获不同奖项。

2014年,他拍摄制作的微电影《我们留学生》,虽然拍摄团队中,除了他,都不是电影专业毕业,但因为影片情感真切,感动了无数观众,不仅引起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也让更多的人了解了留学生活的酸甜苦辣。最近,他带领全专业的制作团队,为这一系列拍摄了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影片讲述了天真浪漫的留美艺术生小彤在纽约追寻版画梦想的故事。她不畏惧古板与传统的家人的反对,坚持挣得毕业展经费,因此努力赚稿费、辛苦在街头卖画,希望在五光十色的纽约,闪耀出自己的光芒,并期待在地球另一边的妈妈能够看见。

这一次他将为观众带来怎样的感动呢?

用专业的态度和更好的品质去感动观众
  • 促使你继续创作和拍摄《我们留学生》系列的原因是什么?

杨詠任:首先是因为第一部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最初拍摄第一部只是我们自己玩一下拍一下,没想到这个主题感动了很多人,所以让我相信这个主题是值得继续做下去的。

之后我做了很多的电话调查,访问了非常多的留学生,渐渐发现其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听到好的故事,自然而然就会有一种冲动,把这个故事表达出来。

  • 与第一部相比,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在剧本创作、团队构建以及后期制作等方面有哪些不同?

杨詠任:第一部比较像我们自己在玩的一个半业余的项目。因为我本身是电影专业毕业的,第一部算是比较业余的作品,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我非常感激。但是我更 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作为专业电影创作者的能力。所以这一次的整个团队构建和内容都更加完整,而且有完善的设计。和上一部相比,续集在品质上会有很大的提升。

一部好的电影,其实就在于一个好的团队以及对细节的把握。这一次的团队是完全按照专业电影团队的框架来构建和执行的,运作这样一个团队,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当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各司其职时,才能确保做好每一个细节。比如摄影师会注意画面,灯光师负责光线的调整。

当然我们的拍摄初衷和宗旨并没有改变,就是希望讲一个好的故事。所以品质上的提升,也是希望能有更好的品质去感动更多的观众,让他们了解留学生的真实生活。

  • 为什么会选择版画艺术生的故事?

杨詠任:在采访学艺术史的同学时,他说当初来这里学习艺术,家人并不理解。一般学艺术的人都会觉得有不被理解的部分,我本身是电影艺术生,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所以这一次的主题选择艺术生的故事,某种程度上是希望大家了解,我们出国学习艺术所追求的精神价值是什么。

她们把角色演活了
  • 这一次的两位主演也是选择了专业的演员。为什么决定让刘艺和许佳倩来饰演小彤和芊芊?她们俩的哪些特质打动了你?

杨詠任:我在试镜演员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看他们能不能理解我的意图,接受导演的调整。其次是我和演员的默契,以及演员之间的默契。

刘艺的个性和小彤很像,某种程度上说,跟我也挺像的。比如追求艺术时的那种固执。她对于自己的表演有所坚持,在拍摄前就主动学习如何制作版画,去体验版画艺 术生的生活,让自己更接近角色。另外她和我讲话都很慢,在同一个频率上面,所以副导演叶凌卉说我们俩讲话慢得有一拼!其实就是她挺符合角色的特质,比较木讷,很执着。

当初遇到许佳倩就觉得她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女生,非常开朗,大家都很喜欢她,这一点跟芊芊的性格非常吻合。

再加上刘艺和许佳倩本来在学校就认识,那么剧中饰演好朋友就会有加分的效果。所以她们俩搭配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的组合。

  •  你觉得她们的表演是否塑造出了你期望的人物形象?

杨詠任:实际拍摄下来,效果也非常好。尤其是私底下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是小彤和芊芊从银幕中走出来了。所以这一次的两位主演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她们的表现都完整的诠释了影片中的角色。

我在片场压力大到吃不下饭
  • 我们了解到,这次的影片中加入了动画的部分,为什么会有这样特别的设计呢?

杨詠任:作为导演来讲,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必须要去发掘新的题材,去理解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把这些故事讲述出来。

而动画一直是我很想要尝试的一种形式。身为导演,会一直想与有才华的人合作,把自己的想象实现出来。我很感谢这次的投资人郭颖,让我们有经费去执行这个项目,去实现我的想象。

内容层次上讲,女主角的画作都是她梦境的呈现,所以决定用动画来表现虚拟的梦境。这次跟动画师王珮蓉合作,把整个故事内容活化起来,起到了画龙点睛的效果,也希望大家能期待动画的呈现。

  • 那在这一次的拍摄中,你有没有给自己设下一些其他的挑战呢?

杨詠任:确实有啦。我希望每一个项目都有更高的挑战,这样才会进步。所以我“犯贱”的设计了一场在画廊的人物非常多的戏。

电影拍摄过程中,说话的人物越多,动作越 多,拍摄的难度就越大。因为需要更多的镜头去表达不同的场景,需要更多的现场布置,有更多表演上的细节需要掌控。而画廊那场戏是全片中最大的一个场面,我 在现场的压力很大,会想能不能按时拍完,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压力甚至大到吃不下饭。但是我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在一个电影团队里面,导演相当于大 脑,其他人就是五官或者四肢。如果大脑死机了,整个团队就会混乱。

对于制片姜滢来说这个场景也是很大的挑战,要找到合适的场地,要保证美术按时到位,要保证所有演员按时到位等等。而我这一次能欣然的面对挑战,也是因为我很相信我的制片团队,相信姜滢和执行制片刘经煌,他们非常踏实靠谱,帮我减了一半的压力,让我可以放心的创作。

  • 下一次你会给自己设置什么挑战呢?

杨詠任:至于下一次会有什么挑战,暂时保密,但是可能会有车拍。

让我们一起用心倾听
  • 你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表达一种怎样的情绪?带给观众哪些感悟?

杨詠任:我不会设想让观众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这部电影是真实感人的,每一个人都能从电影中找到与自己人生经历的契合点。我觉得《我们留学生》的宗旨就是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让国内的人更了解我们在这边的生活。我个人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部影片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让观众能一窥学艺术的人的心境,不要觉得学艺术的人都是怪咖 (虽然其实我自己也认为我是个怪咖啦)。所以这部影片也是想说只要你们用心去倾听,去体会,就会理解他们是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