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主创团队专访

【专访】这群人是来回答“为什么”的 | 《我们留学生2》主创团队

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你为什么还不放弃?你为什么……

“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画面,一个苦逼的艺术留学生,在五光十色的纽约街头,惨兮兮的卖画。” 说这话的是来自台湾的杨詠任。其实对于每一个离开家乡,到陌生的城市打拼的人来说,这个场景就好像生活的一部分。你看,不论是北漂、沪漂还是美漂,都是一 群背井离乡,默默在外奋斗的人。希望自己的努力和才能得到认可,希望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就好像希望自己的那幅画能遇到懂画的人。

2012 年,刘艺在上海复旦新闻系硕士毕业后,放弃了去交大读博士的机会,也辞去了国际公关公司的工作,来到纽约学习表演。两年多过去了,她时常被问及为什么喜欢 表演。她给出的答案不是成名,而是“一种小宇宙爆发的感觉”。她说在演戏时候,好像会有一种能量,让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两年来,妈妈总是希望她能早些回国,找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可她依然觉得,既然表演让自己充满热情,那就不要辜负它。

同样在美工作的姜滢说,不少人觉得留学生或是在外奋斗的人过得很光鲜,一帆风顺。“这大概是因为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总是习惯于把自己快乐的一面呈现出来,默默承担所有的困难和悲伤。”

所以,当一次次的面对诸如 “ 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你为什么还不放弃?你为什么……” 之类的不理解时,有一群在纽约为梦想奋斗的年轻人,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回答这些为什么。

致在异乡孤独奋斗的你

杨詠任和姜滢曾经共同拍摄和制作了讲述留学生真实生活的微电影《我们留学生》,得到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这一次,他们决定再拍摄一部短片,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讲述留学生在异国他乡追寻梦想的故事,让更多的人理解他们放弃父母的庇护和朋友的温暖,只身在外漂泊所坚持和追求的是什么。他们找来了许多专业的电影人,大多都曾是电影相关专业的留学生,共同完成这部影片。因为有着相似的经历,主创团队在谈到电影的筹备和制作历程时,说得最多的,不是拍摄电影本身,而是与电影的共鸣。

你们为什么会加入《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的拍摄?

导演杨詠任: 首先是因为第一部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最初拍摄第一部只是我们自己玩一下拍一下,没想到这个主题感动了很多人,所以让我相信这个主题是值得继续做下去的。之后我做了很多的电话调查,访问了非常多的留学生,渐渐发现其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作为一个电影创作者,听到好的故事,自然而然就会有 一种冲动,把这个故事表达出来。

主演刘艺:因为这是一部讲述留学生故事的电影,我自己作为一名留学生也非常有感悟。特别是剧中的小彤和妈妈的打电话的一幕很打动我,因为这也曾经发生在我的真实生活中,我妈妈也会那样讲,劝我早些回国。所以这一段看起来特别有共鸣。

主演许佳倩:身为一个留学生,离家万里,思乡的心情是只有同为海外游子能够体会。我们离家背井,我们追求梦想来到陌生的土地,经历语言与文化的冲击,而在经历挫折和打击的当下无法投向家人的怀抱,只能将苦水眼泪往肚子里吞。我坐在咖啡厅里,第一次见到导演杨詠任,诚实来说,他是那个真正让我接下这片的人,杨导很有理想和远见,而我信任他身为一个留学生一定能够通过他的角度贴切的呈现这个故事的深度。

在整个拍摄和制作过程中,你最满意的部分是什么?

导演杨詠任: 最满意的部分要归功于制片姜滢,她是一个所谓的催泪制造机。当时拍到一场重头戏的时候,她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就哭了起来,也让主演刘艺情绪上受到了感染,而且刚好那个镜头是女主角的特写,所以拍到了女主角最真诚最感动的一瞬间。这场戏算是个意外的收获,能拍摄到这么一个非常感人的瞬间。我个人认为这场 戏可以算作perfect,在我的导演生涯里面,能达到这样perfect的状态,大概也就一次两次吧。

制片姜滢: 其实选剧本的时候杨导是拿了三个不同的故事让我选的,《追梦的兔子》有一场戏非常感人,我是因为那一场戏才选择拍摄这一部的。那现场拍摄的时候,第一个 take看到演员阐释让我很感动的那一幕,我就痛哭流涕了。我的crew和演员还在现场笑我,比演员还入戏。在这里先不剧透,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源于 真实生活的一幕,我的留学生涯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当你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种种绝望、打击、无人支持之后,突然获得那个好的结果,是真的会让人感动和痛哭流 涕的。我相信各位观众在大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的那一刻,也会跟我一样受到触动。

主演许佳倩:拍这场戏的时候,制片姜滢先在旁边感动的哭了,然后我一边对刘艺说着台词,一边想到自己在台湾的妈妈和这几年在纽约的酸甜苦辣,整个场面的情绪升温,大家哭成一圈。

副导演叶凌卉:其实剧组里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在纽约生存的故事,向上挣着,向下扎着。我们都有梦想,我们都期待实现的一天。某种程度而言,这场戏里,杨导其实写出了我们留学生的体验。


在拍摄过程中,最困难或者最让你意外的是什么?

导演杨詠任: 我们有几场戏需要在版画教室拍摄,但我没有预料到版画教室居然那么难找!很多学校不愿意以比较低的价格出租版画教室。我们制片团队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 找合适的版画教室。当然最后我们找到了一间studio,owner也很好,没有收很多钱。但是它跟我的想象有一定的距离。它不太像一间教室,而是一间私人的工作室,而且场地也很小。其实我也知道,从摄影师的角度来说,这个场地非常难拍。但是以导演的经验和观众的角度,我觉得这个场地在视觉上还是足够丰富有趣的,而且这场戏是表现教授和小彤之前的相互信任,所以只要能把这个精神表达出来就OK。后来在剪接的时候,我能够很有自信的讲说这个场景是 perfect的,有呈现出我想要表达的东西。

摄影指导余达龙: 版画教室那几场戏特别难拍。我第一次去那里勘景的时候,已经给吓了一跳。那是一个很小的地下室,主要拍摄的地点最多只能容纳8-10人,而且一蹬脚,头顶基本可以碰到天花板。所以我一进去一看我就跟导演说这完全无法拍。再加上这个场地要拍摄白天和夜晚的好几场戏,而且要表现人物的心理,是个很重要的场景。 我该怎样打灯?怎样架摄影机?我尝试叫制片组找其他场地,但是没有找到。所以我只能决定不打灯或者用minimum lighting去完成这些场景。后来证明这样处理的效果很好。再加上两位演员的表演非常出色,为这几场戏加分不少。

和《我们留学生》剧组合作,有什么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或者和其他剧组相比,不同的地方?

副导演叶凌卉: 其实大部分剧组吃完庆功宴就差不多了,但这个组让我觉得像交了一整组的朋友。杀青后,大家还是继续hang out。

 摄影指导余达龙: 跟杨导合作,会很舒服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且他会给摄影很多的发挥空间,很放心把东西交给我去处理,不过他也会担心一些很小的东西,例如他会担心摄影机的电池和存储卡够不够啊。这个剧组虽然是一个低成本项目而且剧组里的人有好多都是我第一次合作,但是大家都合作的好愉快,而且大家都无分职位,互相帮忙,有剧照为证!

主演刘艺:有新一代华人电影人的活力、特质,剧组的氛围其乐融融,所以在拍片结束以后,整个剧组其实都没有解散,大家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大概正是因为我们有着同样地梦想与追求吧。

 主演许佳倩: 《我们留学生》是一个温馨的剧组。从导演制片到演员再到sponsors,每个人都贴心又温暖,像家人一样。我觉得这个剧组很紧密,组织力和行动力也高, 在这里要感谢制片姜滢辛苦的衔接所有的环节和提供爱给大家,让我们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另外我非常欣赏production行销的企划和才华。我觉得独立制片产业很容易忽略包装和行销的重要性。一部再好的片,有再坚强的阵容,少了创意行销和包装,会大大影响吸引力和普及性。而本片的制作单位我认为在包装和行销上相当有效率和高品质。

那么你希望通过这部影片表达一种怎样的情绪?带给观众哪些感悟?

导演杨詠任: 我不会设想让观众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这部电影是真实感人的,每一个人都能从电影中找到与自己人生经历的契合点。我觉得《我们留学生》的宗旨就是让留学生们能够感同身受,让国内的人更了解我们在这边的生活。我个人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部影片更加了解艺术留学生这个群体,理解他们在精神层次上的追求。所以这部影片也是想说只要你们用心去倾听,去体会,就会理解他们是在想什么。

制片姜滢: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延续了第一部的真实情感和故事,以更专业的制作,希望带给大家更好的电影。留学生活并不像很多朋友想的那样一帆风顺,许多时候,留学生活更是一个人孤独的,在异国他乡坚持不懈的奋斗。留学生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放弃了父母的庇佑和朋友的温暖,为的是追寻心中的无法熄灭的梦想。而追寻梦想的道路上,希望能够有更多朋友的理解和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喜爱和支持《我们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