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摄影指导&副导演专访

【专访】《我们留学生2》摄影指导余达龙、副导演叶凌卉

摄影指导:余达龙(Gordon Yu)

余达龙profile.JPG

余达龙(Gordon Yu),担任本次《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摄影指导一职。在纽约长大的他2005年进入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制作,自2008年起开始侧重于摄影方向的锻 炼。毕业后,他首先以灯光师和摄像师的身份进入业界,其作品《你也在这里》荣获华语电影节“最佳摄影奖”。2012年,其担任摄影指导的短片《家》荣获纽 约州立大学亚美电影节“最佳剧情片”以及第45届洪堡电影节“利多马泰荣利”最佳移民故事奖项。

  • 跟杨导合作,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么?

Gordon: 跟杨导合作,会很舒服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且他会给摄影很多的发挥空间,很放心把东西交给我去处理,但是他也会担心一些很小的东西,例如他会担心camera batteries, memory card够不够啊

  • 从摄影师的角度, 本次最难拍摄的是哪场戏?为什么?最后是如何完成的?

Gordon: 我觉得每一场室内的戏都challenge的,本来在NY拍室内已经难度很高,因为空间非常小,很难打灯和set up camera, 会limited发挥。

我觉得是刘艺在版画教室的那一场最难,那个场地当我第一次去勘景的时候,我已经给吓了一下,因为这个location是一个basement而组成的一个很 小的art studio。 主要拍摄的地方,最多只能容纳8-10人!而且一蹬脚,头顶根本就可以碰到天花板。所以我一进去一看我就跟导演说这完全无法拍,因为这场地在剧本里有白天 和晚上,而且这location在里面是非常重要,有很多心理戏都在这里面发生。我怎样打灯和架摄影机呢?我尝试叫制片组去找其他的场地。但没有找到更合 适的。不过最终我们也在这个location拍了! 到最后拍完时,这一场也算是我最满意的场景。我没有期待最终画面turn out OK 的,我看完location, 我一直都在想怎样去打灯呢?最后我的决定是不打,或者用minimum lighting.我大部分用了practical lighting去完成。另外两位主演在这location加添好多分数,她们演得非常出色,我们的crew 和 producer都给这一幕打动啦!

  • 《我们留学生》剧组和以往其他剧组相比,让你有什么不同的体验么?

Gordon: 这个剧组虽然是一个low budget project and 里的人有好多都是我第一次合作,但是大家都合作的好愉快,而且大家都无分职位,互相帮忙!有剧照为证!

 

副导演:叶凌卉(Bianca Yeh)

自2007年起就于电影界工作的叶凌卉,担任本次《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副导演。作为一名专业电影人,她于众多电视广告、视频影像、音乐MV以及时尚电影中担任过导演、副导演以及制片人职位。叶凌卉曾于台湾、旧金山以及纽约等城市接拍制作执行、后期制作等项目。

  • 作为副导演,本次《我们留学生》续集的拍摄,对你而言有什么比较困难或者难忘的戏吗?

Bianca: 最困难的应该是Gallery那场。那是整个剧中最复杂,人物最多,场景最大的一场戏,所以相对来说blocking 和 shot list比较复杂一下。在片场,我需要把导演和摄影师的结论快速消化掉,传递给不同功能组和十几个临时演员。另外,因为临演多,要掌控他们的时间也比较困 难。所以那场戏,需要我时时刻刻的协调处理,高度的集中注意力,才能保证拍摄的顺利进行,是难度最大的部分了。

最难忘的是第一场小彤半夜给妈妈打电话的戏。拍摄现场又热又不通风,大家又刚刚team up,就要靠那么近呼吸,很快大家就“熟悉”了。

  • 从副导演的角度,这次拍摄中,你最满意的一场或者几场戏是什么?

Bianca: 最满意芊芊跟小彤在版画教室的一场戏。其实剧组里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在纽约生存的故事,向上挣着,向下扎着。我们都有梦想,我们都期待实现的一天。某种程度而言,导演其实写出了我们留学生的体验。

  • 和《我们留学生》剧组合作,有什么让你感悟深刻的地方?比如特别让你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或者和其他剧组相比,不同的地方?

Bianca: 其实大部分剧组吃完庆功宴就差不多了,但这个组让我觉得像交了一整组的朋友。杀青后,大家还是继续hang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