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制片专访

【专访】她非电影出身,却拍出轰动中美的短片 | 制片人姜滢

从福特汉姆大学MBA专业毕业后的姜滢,在纽约从事市场营销工作。2012年4月11日 南加州大学附近发生枪击案,当时许多媒体对该事件受害者的歪曲报道令她深感震惊。于是她决定用行动纠正人们对海外留学生的错误认识。她想拍一部短片,讲述 留学生的真实生活故事。但是并非电影专业毕业的她,如何才能实现这个构想呢?虽然她后来找到了刚从纽约城市大学毕业的导演杨詠任帮忙拍摄,但是没有预算、 没有场地、没有设备,也没有专业演员的她,只能请朋友帮忙。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业余的拍摄团队,制作了一部30分钟的小短片《我们留学生》,讲述了留学生在海外生活都会面对的诸如找房子、学业压力以及就业压力等最常见的困难。

虽然短片的故事很简单,但因为其真实性,在留学生中产生了广泛的共鸣,更引起了国内外50多家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轰动中美。《我们留学生》还受邀在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太原、纽约、波士顿等各大城市进行展映。自2015年2月电影全网上线之后,姜滢已成功将《我们留学生》这一品牌由一部单一的电影短片转型成为了在线分享平台,让更多的留学生有机会分享自己的故事。

续集《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延续了上一部的初衷,继续讲述留学生的真实故事。在续集制作的幕后,有哪些难忘的瞬间?

从拿到剧本起,制片组就面临着重重挑战
  • 我们知道这已经是《我们留学生》团队制作的第二部电影了,你也再次担任这个系列的制片人。那么在已经有了上次的拍摄和制作经验之后,这次续集的筹备过程是否就顺利了许多呢?还遇到了什么困难?

姜滢:其实拿到剧本初稿的时候,我就很担心,因为需要很多的场地,并且有一些寻找起来很有难度,比如版画教室和画廊。并且我知道,拍摄时候一定会出现转场,那么交通协调也会是一个容易出问题和延迟的环节。不过我并不是个爱限制导演creativity的制片,我鼓励导演写作剧本时候自由发挥先不要考虑现实因素,这样才能真正发挥编剧的创作力,写出好的故事。综合来看我觉得剧本故事很有趣,导演也没有很夸张的写到完全impossible的场地,所以还是本着不改剧本的原则,尽力的去找寻场地、人员和其他。

本次拍摄的前置时间非常短,只有20天,我的工作也不像上一部时能够有比较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在工作以外的项目上。因为档期原因,几个之前拟聘用的执行制片人也最终没能进组,由于是考试周拍摄,其实制片组本次没有任何制片助理,给前置和现场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 最后你是怎么解决的呢?

姜滢:还好有幸请到了我Marketing团 队的刘经煌进组做我的执行制片,虽然并非电影相关专业出身,但他非常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帮我每天每夜的跑场地、找道具、联系交通,现场也是有他在我就不担 心会有无法按时处理的问题。另外有助理制片朱雯的帮助,我才得以按时找到足够每一场的临演,尤其是咖啡厅的戏,需要半夜的演员;拍摄画廊的那一天,又正好 是母亲节,要请到十几个unpaid临演非常有困难。在此我非常感谢两位的帮助,对制片组来说,没有他们,我就无法顺利拍出本次作品。

  • 作为制片人,整个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几场戏是什么?你是如何克服的?

姜滢:对制片组来说最困难的一场戏无疑是第二天需要三次转场的拍摄。根据场次安排,当天要先拍摄大都会博物馆、再转场去上东区画廊,最后去中国城的咖啡厅拍摄夜戏。提前我们已经安排租好了15人的van,全天跟随剧组转场需求,头一晚也跟司机确认没有问题。可是第二天calltime他没有来,临时给他替班的人什么信息都不知道,到了现场问我一句”So where’s the van?”(他应该call time时候开车到指定地点接所有人,可他自己来了,没有车)这就意味着rushhour我要跟他一起弄明白正确的车在哪里、还要确保他回去开正确的车再折返回来。虽然一再保证30分钟内回来,但是交通太堵,司机一小时后才回来,然后还开了错误的van(我们预租的是15座坐人的van,他开了一辆设备车)

最后我下决定打车让所有人分批先赶去拍摄,同时协调正确的车开过来在下一场地汇合。这大概是本次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一场了,制片组的原因delay了两小时拍摄,在第二场地才拿到正确的车。但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宝贵的经验吧,希望下一次的话可以在现场更好的做出处理,尽量确保顺利拍摄。

泪洒片场,剧组带给我的感动太多
  • 现场拍摄中,最令你难忘的一场戏是什么?

姜滢:其实选剧本的时候导演是拿了三个不同的故事让我选的,《追梦的兔子》有一场戏非常感人,我是因为那一场戏才选择拍摄这一部的。那现场拍摄的时候,我一整天都在场外跑,后来终于忙完进去看拍摄,第一个take看到演员阐释让我很感动的那一幕,我就痛哭流涕了。我的crew和 演员还在现场笑我,比演员还入戏。在这里先不剧透,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源于真实生活的一幕,我的留学生涯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当你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种 种绝望、打击、无人支持之后,突然获得那个好的结果,是真的会让人感动和痛哭流涕的。我相信各位观众在大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的那一刻,也会跟我一样受到触 动。

  • 作为整个剧组的组建者,在这次续集的拍摄和制作过程中,《我们留学生》剧组的成员们给你带来了哪些感动?

姜滢:这次续集和上一部一样,维持了很好的《我们留学生》剧组特色,大家不像工作同事,而更像一家人,大家都是努力想着如何让片子更好,有时会不计个人得失,让我非常感动。

本次的投资方郭颖,是我Fordham的一位学姐,第一部上海巡展的时候,提前联系到她,她很为这部影片的初衷触动,主动提出资助续集的拍摄。我屡次跟她说,这不是一部可以带来商业回报的片子,她却回答“我知道投资这个影片我无法收回成本,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又没有时间精力切身投入去做。有幸我有一点点工资存款,而这存款反正也不够我买房子,不如给你们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

前期做预算时,我曾提出支付给导演杨詠任一点导演费,毕竟他为此付出非常多心力。可是他回答我:“没关系不用付我钱,还是节省投资人的资金,或者如果有下一集,就用于下一部的拍摄吧。”所以这部续集的资金,来自于非常有善心的学姐,而导演杨詠任本次,又是义务unpaid的投入剧本写作和导演后期。

我记得在拍摄最后一场画廊的戏时,女主角刘艺要穿一件白色礼服。那件礼服胸前的设计,无法穿正常的内衣,需要比较小的胸贴。现场临时找不到,周围也买不到,我们正在想如何处理,刘艺怕delay我们拍摄,主动说“没关系,用GafferTape贴我好了!”她完全没有任何抱怨服装不到位或者我们Production准备不周全等等,还主动安慰我们说没事先保证拍摄,那一刻我真的为她的敬业精神感到非常感动。当然最后我们没有真的用GafferTape贴她(大力胶,真的贴在人体上摘下可能会破皮),用了收音师的透明胶带和内衣胸垫。杀青后我才知道,因为那天拍摄很久,现场温度又高,刘艺被胶带贴的地方出汗太多最后过敏,到现在还有过敏起包的疤痕没有消。

留学是孤独的追梦之路
  • 你希望观众能从影片中看到什么?

姜滢:《我们留学生2: 追梦的兔子》延续了第一部的真实情感和故事,以更专业的制作,希望带给大家更好的电影。留学生活并不像很多朋友想的那样一帆风顺,许多时候,留学生活更是 一个人孤独的,在异国他乡坚持不懈的奋斗。留学生放弃了国内安逸的生活,放弃了父母的庇佑和朋友的温暖,为的是追寻心中的无法熄灭的梦想。而追寻梦想的道 路上,希望能够有更多朋友的理解和支持。也希望大家能够一如既往的喜爱和支持《我们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