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从画面里“看”到旋律,为电影加上新的维度 | 配乐师刘冬

《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配乐师专访

刘冬,纽约大学电影作曲专业毕业,是一名专业作曲、编曲及音乐监制,专业知识涵盖音乐合成、管弦乐编曲和声音工程等。曾在10余部电影中担任配乐。其中电影配乐《F.A.T.E.》获National Commercial Music Festival 金奖,动画配乐《Moon》在Symphony Space公开演出。

 最近,他担任了即将首映的短片《我们留学生2:追梦的兔子》的配乐师。作为电影综合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电影的配乐可以说在突出影片的抒情性、戏剧性和气氛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我们留学生2》这部影片讲述了留美艺术生在纽约追寻梦想的故事。比较特别的是短片采用了动画和影片结合的方式来讲故事。那么这种特殊的形式会在配乐上有什么特别的体现呢?为此,我们采访了配乐师刘冬。有趣的是,当通过制片人姜滢(Cathy)认识他时,Cathy介绍说:“这是我们电影的唧唧唧唧配乐大师。” 与刘冬的对话就从这个有趣的外号开始了。

  • 为什么你会被制片人称作“唧唧唧唧”配乐大师?这其中有什么典故么?

刘冬:哈哈哈,这来源于其中一段配乐背后的小故事。有一次导演杨詠任突然跟我说,你检查一下,有一段Montage的配乐好像有点很细小的、“唧唧唧唧”的杂音。当时我很诧异,因为我做好的每一版音乐,发给导演的时候,不管音乐怎么样,我保证声音肯定是干净的不会有杂音但是杨导说肯定有。

很神奇的是,同样一个文件被杨导听过以后,我再回去听,这个唧唧唧唧的杂音就出现了,到现在都没有想通,也没有找到杂音的来源。 之前我也写过很多作品,这是第一次遇到我check好以后,发出去的音乐竟然有杂音。

最后这一段音乐的名字干脆就叫《唧哩唧哩》了,正好这一段也是表现纽约城市气息、比较动感的一点音乐,所以叫这个名字还挺贴切的。这算是音乐创作过程中非常有意思的一个花絮吧。

  • 杨导最初在跟你交流的时候,他希望影片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你又是怎么通过音乐来呈现这种风格的呢

刘冬:第一次见面杨导说这是一部讲述追梦的故事,比较励志,而且会有些童话的感觉。我第一次看粗剪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是,这两个人物刻画很生动。虽然影片还原了艺术留学生面对的困难,但是导演在拍摄的时候,会从人物的一些小的情绪和细节出发,比如两位女主角之间有趣的对话等等。所以我觉得杨导描述的大致方向没错,但是在某些片段,我会增加一点比较活泼生动的元素,使情绪的表达更加饱满。

  • 导演听了之后,对你这种改动是怎么评价的?

刘冬:杨导的评价比较少,一般就是说:恩,我觉得还OK。所以一开始我的压力还挺大的。因为我希望得到的反馈是 这段哪里有问题或者“这段很出色,非常不错。“OK”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刚刚及格。所以我会觉得,这段音乐是不是哪里还有问题,没有达到导演的期望,压力就挺大的。后来发现,杨导大多数情况都说,恩,这音乐OK。这才意识到,在杨导的评价体系里面,OK就是“很不错”,就代表了一种肯定。

  • 那有什么不OK的片段么?

刘冬:就是有一段主题音乐是 我们一直没有定下来的。因为当时我拿到的是粗剪版,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以这个版本为参考来创作,一直没有拿到更新的。所以对于main theme我没 有一个很明确的方向,不知道故事后来还会发生什么。在粗剪版中,我也没有看到一个能够给我灵感的画面或者情节,所以我很犹豫,是给title部分写一段 main theme呢还是给中间的某一段写,一直没有定下来。然后我根据自己的想象,尝试写了一版。杨导说这一版可能太童话或者说有点儿偏马戏团的感 觉,跟导演的预想不一样。因为没有拿到动画部分,这一段就一直悬而未决。

除此以外,其他的音乐片段,不论从方向、风格、乐器运用或者气氛渲染方面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 这次的配乐一共有多少段呢?你运用了哪些不一样的音乐风格?不同的风格会用在哪些场景或者情绪的表达上?

刘冬:9-10段左右吧这 部影片的配乐风格非常多变,有传统的orchestral  music,有pop  electronic以及一些big band jazz 。我想用这些多变的风格来反映影片中纽约这座城市的魅力。在纽约的留学生生活里,可能每天你都会接触到全然不同的人,听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音乐,正因为 如此,我想把这座大都市的这些文化以及艺术特点融入到影片的音乐中。我采用了很多配乐中经常会使用到的主题变奏方法,对同一个音乐主题进行不同风格的编曲和配器处理,这样既加深了观众对音乐主题的印象,同时又不会觉得乏味。

说到这里还想说一下我个人对于杨导的看法。我觉得杨导是个很认真,不是很张扬的人。他对音乐的整体要求是希望温馨一点的,不要太过了。也确实,配乐嘛,音乐不是主导,它是依附于画面的。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一些个别的段落,是可以出彩一点的。不过杨导觉得应该besafe。我觉得他跟我印象中的其他一些纽约的导演不一样。他不张扬,非常的认真严谨,不冒进,很稳重。所以他对音乐的要求也是希望在一定的rule里面,不要太过。

  • 在风格确定之后,具体的旋律的灵感又来源于何处呢?

刘冬:旋律更多的还是一些感觉吧我看到画面以后,大脑收到了画面传达的信息和情绪,会有一个很模糊的旋律出来,然后到键盘上去摸索,把它音符化,确定一下这个旋律对不对。 看影片的次数越多,想法就会越成熟。 所以这是一个信息的传递过程,从画面到眼睛,再到大脑形成basic idea,最后在键盘上表达出来。

  • 你在创作过程中,会先去参考别的配乐么?导演会给你提供一些参考片段么?

刘冬:一般不会去参考。 确实有不少人喜欢在做配乐的时候,找来一些音乐片段作为作曲的参考。但我个人不喜欢这样。我很相信先入为主,就是我在第一次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如果听到了这段音乐,之后再来进行创作的话,那段旋律就永远会在脑子里,反而会限制我的创作。

杨导在音乐上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很多导演很喜欢先给自己影片找temp score,然后会希望配乐师能够按照那些reference走。但杨导没 有给我任何的参考,只是跟我说了一些他对于某些需要音乐的片段的解析,基本上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形容词,比如“紧张悬疑的”,或者“绝望但不悲伤”等等,这 些主观的描述性词语恰恰是我最希望得到的讯息,它们最直接的传达给了我导演的意图,我觉得这是对我在进行配乐创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 你觉得有没有哪一段音乐是你特别满意的?

刘冬:有一段很像动作片的,节奏非常快,突然画面一切,情绪急转直下,这个情绪的转换很快而且对比很明显,对情节的推动也至关重要。我自己写的时候,以为会很难。但出乎意料的是,写得非常顺利,一气呵成。虽然我想呈现好莱坞动作片风格,稍 微玩过了一点,但是修改过后,是杨导第一次说“好”的一段(“好”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真的太不容易了!),史无前例啊,之前都是“OK”。制片 Cathy看的时候,说这一段快看哭了。他们给了我想当高的评价。之前写的时候信心不足,压力超大,他们对这一段的评价让我突然有了信心。现在我再回去 check,也觉得这一段写得挺满意的

  • 你在创作的时候,会按照情节的推进一段段的写,还是会从你最有灵感的开始,跳跃着写?

刘冬:我是从咖啡厅和画廊这两段背景乐开始创作的。因为这两个片段的音乐,只是作为背景,体现故事发生的环境。不需要和剧情或者演员的情绪联动。选择从这两段入手,可以帮助我尽快的进入影片。而需要体现情绪的片段难度会大一些,我也需要反复观看影片,才能把握好情绪。

  • 和导演、制片的讨论过程顺畅么?有没有什么分歧很大的点?

刘冬:讨论的过程还挺顺利的,好像没有出现两次以上的反复修改或者各执一词的争执,基本上是“一条过”。我一般得到的评价都是“太过、太high”。比如ending的部分,因为只是出现credit时候的配乐,和前面的剧情联系不是很大,在加上之前的音乐都是比较温馨抒情缓和的,我就想那最后了,可以玩一下啦,写得有意思一点。不过好像玩得有点儿太high了,杨导还是要求我收一点

  • 你是很早就看到了粗剪版,那你看过之后,对影片有什么感悟么?

刘冬:这部影片给我了很大的触动和共鸣,可贵的是它非常真实的反应了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状态,尤其是艺术生的奋斗之路。我毕业于NYU电影音乐作曲专业,目前的状况其实和影片中的女主角很像,在困难重重的现实中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希望以后的音乐道路上能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这部影片还有一个很大的吸引我的特点是它采用了动画和影片结合的方式来讲述故事,这其实给配乐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因为动画的配乐和真实影片的配乐方法完全不 一样,之间的切换也是比较难把握的一个点。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同一部影片里进行动画和真实影片的配乐创作,不过我很享受创作的过程,同时觉得自己完成的还不 错。